慕之云、靳棠夜夜笙歌:老公,求放过小说在哪看

来源 :掌书阁   编辑 :llw   2018-12-06 16:27

更多精彩:

点击全文阅读

靳棠愣了愣,便笑道:“不会的,可能是吃坏东西了。”

她和慕之云只在他出国前有过一次,不会那么准,一发就中吧?

与此同时,楼梯上的洛秋心却听得真真切切,她面目狰狞,完全见不到平日里温柔的样子。

她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这个贱人怎么那么好命,我决不允许她把孩子生下来!”

下午,靳棠回家的路上,顺便在药店买了一个验孕棒,回到慕家后,便进了卫生间。

当她看到那个红色的加号越来越明显时,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她真的怀孕了!她和慕之云有了孩子!

一瞬间,满心的喜悦让她忘掉了所有的烦恼,她真想立刻打电话告诉慕之云,他们有孩子了。

但是理智将她拉回现实,她不知道他是否想要这孩子。

她驱车到慕氏,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慕之云。

周密告诉她,慕之云在开会,让她在会客室里等一下。

这时,她听到洛秋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喂,之云,我最近有点不舒服,会不会是怀孕了?”

刹那间,靳棠浑身的血液像是被冰冻住了,她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手脚冰凉。

“我怕姐姐容不下我这个孩子,毕竟,将来你们也会有孩子……什么?之云,你不会和她要孩子?你会强迫她打掉孩子?靳家那边你怎么交代?”

门外,洛秋心的脚步声渐远,声音也听不清了,靳棠坐在空旷的会客厅内,整个人如坠冰窟。

如果慕之云知道她怀孕了,会直接让她打掉?

大脑空白了几秒,她忽然站起来,发疯般地冲出会客室,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她要保护她的孩子,不能让任何人伤到它。

她刚走,洛秋心就从拐角走出来,阴狠地看着靳棠离开的方向,双眸中闪过奸计得逞的光芒。

这时,慕之云快步朝会客室走来,身后跟着助理周密。

洛秋心立刻换上一副温柔的面孔,柔声道:“之云。”

慕之云看了她一眼,步伐没停下,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洛秋心微微红了眼眶,委屈道:“怎么了?你不想见到我吗?昨晚你都没到医院陪我,人家想你嘛。”

慕之云没有理会她的撒娇,淡淡道:“你脚上有伤,回去休息吧,周密,派辆车送她回去。”

说着,慕之云推开会客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他皱了皱眉。

周密朝里看了一眼,奇道:“夫人刚才还在里面,怎么不见了?”

洛秋心抓住慕之云的胳膊,说:“秦朝阳约她出去喝茶,我刚才都听见了,之云,她对你根本不是真心的,只是想和我争而已,从小到大她就是这样的。”

慕之云眉眼微敛,黑眸渐渐地沉下去,就在洛秋心欣喜地以为他相信她的时候,慕之云却凝着她的手,低沉地说道:“放开!”

“之云……”她愣住了,慕之云从没这么对她。

见她没反应,慕之云直接将胳膊抽回,冲助理使了个眼色,“周密。”

周密会意,冲着洛秋心道:“洛小姐,请您离开。”

洛秋心面色苍白,她一把推开周密,两行眼泪流下来,“之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被靳棠那个贱人勾了魂!”

她后退着,眼神忽然变得阴冷,咬牙切齿道:“你会后悔的!”说完,就跑着离开。

晚上,靳棠洗漱完,正准备睡觉的时候,慕之云回来了。

结婚两个多月,他没在家过几次夜,靳棠有些惊讶地看他。

慕之云看她惊讶的模样,勾了勾唇,一贯冷漠的黑眸中竟跳出点点愉悦。

“愣着干嘛?”他翘着唇,张开双臂,“丈夫工作一天回家,妻子不是应该帮忙宽衣解带吗?”

靳棠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瞪大了眼睛看他,见他似乎是认真的,才悻悻地下了床。

慕之云高出靳棠不少,靳棠站在他面前,要踮起脚,才能帮他松领带。

慕之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的气息一下下扑在她的脸上,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因为紧张,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

慕之云眼疾手快地扶住她,顺势将她箍在怀里,轻咬她的耳垂,低声道:“这就急不可待了?”

那股滚热的气息钻进靳棠的耳道里,她双腿一软,整个人瘫软在慕之云的怀里。

慕之云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上,俯身吻住她。

不同于前几次的狂烈,今天他吻得格外温柔,在她柔软的唇上厮磨辗转,像在品尝一道可口的甜品。

靳棠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搞的发晕,她的手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不知是该推拒还是逢迎。

他的吻逐渐变得激烈,黑眸中的欲火也烧了起来,不由分说地抵开她的双唇,向她索取更多。

靳棠犹疑着,今天下午洛秋心说的那些话在她脑海中一遍遍的播放。

她生怕招惹到慕之云,会对孩子不利。

就在慕之云的手抚摸在她的腿上的时候,她像是触电一样,用力推开他。

她突然的举动让慕之云愣了愣,他英俊的面庞还带着浓浓的情欲,沙哑着嗓音问她:“怎么了?”

靳棠慌乱地躲避他探究的眼神,轻声道:“今天不行,我那个来了。”

慕之云的喉结一滚,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下面,眼眸幽深的像个漩涡,“你别骗我,你看——我真的想要。”

碰到那坚硬的东西,靳棠立刻烧红了脸,偏手被慕之云抓着,缩不回来,只得支支吾吾地道:“我……我真的不舒服,对不起。”

慕之云的脸上一瞬间竟浮现出一抹委屈的神色,过了好几秒,他才接受现实,败下阵来似的垂下脑袋,“你怎么不早说……”

他郁闷地丢下一句话,然后翻身而起,飞快地冲进浴室。

过了快半个小时,慕之云才出来,那满腹的欲火终于被冷水浇灭。

走到床边,看见靳棠睡着了,她纤细的身子缩在大床的一边,显得格外需要保护。

慕之云关了灯,掀开被子上床,从后面将靳棠搂进怀里。

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窝,忽然觉得她好瘦,在他的记忆里,她一直那么光彩照人,那么高高在上,从没有像此刻这么单薄。

他叹了一口气,将她搂得更紧,大掌抚在她的小腹上,用掌心的温度温热她的身体。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棠棠,既然都结婚了,我们就好好过吧。”

黑暗中,靳棠缓缓地挣开眼睛,没有说话。

等不到她的回答,慕之云吻了吻她的脸颊,接着说:“我以后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半点委屈,你相信我。”

如果是以前,他这么说,靳棠可能还会相信,但是现在,她一个字都不会信!

靳棠一直没有回答,慕之云以为她睡着了,便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靳棠左思右想,决定和慕之云好好谈谈关于孩子的事情。

慕之云从更衣室里出来,穿着剪裁合身的休闲西装,身姿英挺,英俊的叫人挪不开眼。

靳棠起身,看着他,有些紧张地说道:“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慕之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脸,黑眸中含着淡淡的笑意,“什么事?”

靳棠深呼一口气,正要说话,慕之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屏幕上跳跃着洛秋心的名字,他没有立即接起来,而是先看了靳棠一眼。

靳棠有些赌气地瞪着他,慕之云却还是转身接起了电话。

靳棠整个人都泄了气,看来他昨晚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一时的甜言蜜语。

“你说什么?秋心自杀?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去。”

慕之云神色紧张地挂了电话,对靳棠抱歉地说:“我得去一趟。”

靳棠拽住他的胳膊,大声道:“她是不可能自杀的,她总是演戏给你看,你难道就看不出来吗!”

慕之云眸色幽深地看着她,沉声道:“这件事,等我回来再说。”

说完,他便挣脱开她的手,匆匆地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