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慕之云、靳棠是什么小说

来源 :掌书阁   编辑 :llw   2018-12-06 16:25

更多精彩:

点击全文阅读

“你——”秦朝阳不像他那样嘴巴不留情,一时语塞。

见秦朝阳为难,靳棠冲他笑了笑,“我跟他回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眼瞎嫁了个畜生,我认了。”

这下该慕之云脸黑了,他瞬间面罩寒霜,一双幽深的眼睛像是刀子射在靳棠身上。

“你骂我?”他冷声道。

把慕之云气到,靳棠忽然很有成就感,她没理会他,而是拥抱了秦朝阳,轻声道:“今天谢谢你。”

然后离开他的怀抱,上了慕之云的车。

两人一路无话,直到进了慕家大宅,慕之云把车子停下,忽然倾身过来,手指抚上她被打的那边脸颊。

“还疼吗?”他有些别扭地开口。

靳棠躲开他的手,像看怪物一样看他,冷笑道:“你这是干什么,打一巴掌,给一颗枣?驯猴呢?”

慕之云的手僵在半空,然后猛地缩了回去。

他看着靳棠,眸色深沉,沉默了半晌,忽地自嘲一笑,将车门打开。

慕之云没再看靳棠,而是径直进了宅子,靳棠故意和他保持一段距离,回到卧室,却不见慕之云的身影。

她猜想他可能又要去洛秋心那里,顿感疲惫而沮丧。

她换下晚礼服,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对着镜子,看着微肿的脸颊,心如刀割。

她开始怀疑,也许她根本就夺不回慕之云的心。

她爬到床上,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她已经昏昏欲睡,忽然觉得原本火辣辣的脸颊变得凉凉的,非常舒服。

她朦胧地睁开眼睛,居然看到慕之云坐在床边,一手拿着一个小药罐,一手往她的脸上涂药。

他的动作特别轻柔,幽深的黑眸显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柔情,靳棠以为自己看错了,吓得别开脸。

“你干什么!”她防备地问。

慕之云手上的动作一僵,眼中那一抹罕见的温柔随之消失殆尽,就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假的似的。

他凝视着她,过了好几秒,才勾了勾唇,手握住她的肩头。

他掌心的温度很高,靳棠几乎忍不住要战栗,她不愿意让他见到她那种狼狈的样子,立刻朝后躲了躲。

“有话就说,别碰我!”她故作强势地说。

慕之云面色一寒,嘲弄道:“我们连床都上过了,你还在乎碰一下?”

靳棠只觉得羞耻,“闭嘴,那是你强迫的!”

慕之云看着她满眼的怒色,黑眸越发显现出幽冷,嗤笑道:“还是说——你只喜欢让秦朝阳碰你,别的男人都不行?”

“慕之云!”

靳棠气得隐隐发抖,他怎么可以这样想她?

“你侮辱我可以,但朝阳哥是正人君子,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语气坚定地说。

“朝阳哥,叫的还真是亲密。”慕之云面色愈发难看,随即黑眸泛出危险的光芒,“你说我是小人,那就让你看看,真正的小人是什么样。”

说罢,他忽地俯下身去,用力地吻住了靳棠的双唇。

他的吻带着撕咬般的残忍,在她的唇上辗转,像是侵占,更像惩罚。

靳棠吓得呆住了,唇齿微微一松,慕之云便趁势侵入,撕咬她的齿舌。

靳棠吃痛,呜呜的叫着,用力想把他推开,慕之云却死死地罩在她身上,像一块巨石,丝毫动不得。

靳棠一着急,狠狠地咬了他的嘴唇,一股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

慕之云闷哼一声,却没有停下动作,黑眸中翻滚着复杂的情绪,吻得越来越激烈。

他的手顺势探进她的睡衣内,不停地游走抚摸。

靳棠觉得自己要疯了,理智告诉她要拒绝,但身体却又诚实地迎合着他。

直到靳棠觉得快要喘不上气的时候,慕之云终于放开她,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他定定地看着她,俊美的面庞染上一抹红晕,狭长的双眸中翻滚着情欲,喉结一滚,干哑地开口:“说你想要我。”

靳棠毫不客气地回看着他,闭着嘴不愿意说。

“说!”慕之云捏住她的下巴,忽然提高音量。

靳棠只觉得下巴快要碎了,只得服软道:“我……想要你。”

慕之云眸色一热,之中猝地燃起熊熊的火焰,挥手便撕开她的衣服,重新将她压在身下。

箭在弦上之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靳棠听出那是洛秋心专有的铃声,唇角便勾起嘲讽,“哟,你的小情人找你了。”

慕之云动作一僵,神色复杂地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因为两个人离得很近,靳棠能清楚地听到洛秋心的声音:“之云,我的脚好痛哦,都肿起来了。”

慕之云的神色立刻紧张起来,“你现在在哪里?”

洛秋心委委屈屈地说:“在家里,之云,你快点过来,送我去医院好不好?”

慕之云看了靳棠一眼,靳棠讥讽地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见慕之云迟迟不说话,洛秋心有些着急,娇滴滴地追问:“之云,你不是说公司有事吗?现在应该处理好了吧?”

原来慕之云骗洛秋心公司里有事,才得以脱身和她回家,靳棠嗤的一声笑出来。

“慕之云,你这样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不累吗?”她问他,平静的语气难掩伤心。

靳棠说话的声音不小,她相信洛秋心肯定听到了,但洛秋心却一直保持安静,等待慕之云回答她,这个女人真是有能耐。

迟疑了片刻,慕之云终于对着电话说:“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到。”

靳棠笑了,双眸也渐渐湿润,“你又选择了她,慕之云,我到底哪里比她差?”

慕之云低眉敛目,一言不发地站起来,重新穿好衣服,一如他白天时那般光彩照人。

两个人始终沉默,慕之云走到门口时,忽地停住脚步,微微侧过脸,沉声道:“你刚才说我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你说错了,靳棠,我心里从来都只有一个人。”

他的语调缓沉,带着一抹莫名的情绪。

他抬步离开,背影消失在门口,靳棠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

原来他从来没有在她和洛秋心之间选择过,他心里永远只有洛秋心。

深夜,慕氏大楼顶层的办公室内,慕之云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看万千繁华。

他身形高大,背影却显出一分落寞。

他的好友欧阳靖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正给自己倒一杯红酒。

助理周密匆匆走进来,恭敬地道:“慕总。”

慕之云没有回身,只问道:“秋心怎么样?”

周密如实地回答:“脚踝有点崴到了,但是没什么大碍,医生给她喷了点药,我已经把她送回家了。”

“嗯。”慕之云点点头,“你先出去吧。”

“是。”周密颔首,安静地退了出去。

慕之云走到茶几边,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一仰头全部灌下去。

欧阳靖好笑地看着他,嗤了一声:“奇了怪了,你怎么不亲自去医院看她?她可是被你那威风凛凛的老婆绊倒的,多委屈。”

慕之云砰的把酒杯磕在桌子上,平静地道:“靳棠没有绊她,是她故意摔倒的。”

“不是吧?”欧阳靖夸张地吐了吐舌头,“你的意思是,她故意摔倒,诬陷靳棠?”

慕之云面色深沉,随即点了点头。

欧阳靖啧啧两声,“那你当时怎么没说清楚?”

慕之云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深邃的眸光再次投向五光十色的窗外。

……

第二天,刘妈打电话让靳棠回家,靳棠到了靳家,悄悄上了二楼,本想吓吓刘妈,却听见洛秋心的声音从一个房间里传出来。

“妈,您放心,慕之云一直在我的手里攥着呢!昨晚我一个电话,他就紧张的不得了。”

洛母小声道:“你千万不要大意,虽然他们还没领证,这是你最好的机会,你要抓紧时间让慕之云和你领结婚证。”

洛秋心不屑地哼了一声:“靳棠那个贱人从小到大一直压着我,靳家大小姐有什么了不起,慕之云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靳棠站在门外,气得浑身发抖,想也没想就冲了进去。

“洛秋心,你们母女俩真是够了!我忍让你们这么多年,你们却得寸进尺!”

洛秋心笑了笑,“你不忍又怎样?”

靳棠压抑着怒火,攥着拳头道:“我会让慕之云知道,谁才是真正爱他的人。”

洛秋心傲慢地撇嘴,咯咯笑道:“这真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刘妈闻声过来,将靳棠拉走,劝道:“那对母女都不是好人,你不要和她们置气,当心气坏身子,来,我让人准备了好多补品,你带回去和之云一起吃。”

说着,她便将那一份份补品拿出来。

靳棠看着那些食物,忽地胃里一阵翻腾,感到一阵恶心。

她捂着嘴干呕了几下,刘妈打量着她,忽地有些激动地问:“乖孩子,你会不会是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