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棠夜夜笙歌:老公,求放过小说

来源 :掌书阁   编辑 :llw   2018-12-06 16:21

更多精彩:

点击全文阅读

靳棠感到莫名其妙,争辩道:“我是为了你!”

“够了!”他低声吼道,然后猛地松开手。

靳棠穿着高跟鞋,没有站稳,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慕之云看了她一眼,眉宇间的厌恶毫不掩饰,然后大步流星地离开。

“棠棠。”一个温润的男声从后面传来。

秦朝阳快步走来,将靳棠扶起来,柔声道:“你怎么坐在地上?崴到脚了吗?”

靳棠跺了跺脚,确定没受伤,才微笑着回答他:“刚才不小心绊了一下,我没事。”

秦朝阳并不相信她的话,皱着眉道:“我刚才看见你和慕之云在一起,是不是他打了你?”

“没有。”靳棠低下头,然后一把推开秦朝阳,强颜欢笑道:“我还有点事,先去忙了,呆会儿再聊。”

看着靳棠渐行渐远的背影,秦朝阳温润如玉的脸上,呈现出浓浓的失落之感。

靳棠刚回到大厅,看到洛秋心和一群女孩子聊天。

“哎呀,秋心,你的项链好漂亮呀,在哪儿买的?”

洛秋心摸着那串耀眼的钻石项链,笑得十分羞涩,“是我和慕大哥出差的时候,他买来送我的。”

“能和慕之云那种极品男人一起出差,真羡慕你呀,这项链一看就价值不菲,慕少真是大方。”

洛秋心灿然地笑着,“从小到大,他对我一直这么好。”

靳棠远远地看着她们,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垂在身侧的手握得很紧,指甲刺得掌心生疼。

洛秋心看到她,朝她走过来,靳棠转身,两人一路走到一处没人的角落。

“你也看到了,他心里根本没有你,如果我是你,绝不会厚着脸皮留在他身边。”洛秋心淡淡地道。

靳棠的脊背挺得笔直,听了后一声冷笑,“你不也看到了,所有人都叫我少夫人,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厚着脸皮留在他身边。”

“你——”洛秋心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还能如此冷静,被靳棠一句话堵的脸通红。

靳棠勾着唇笑了笑,“无论怎样,我才是慕之云公认的妻子,慕家的少奶奶,可以光明正大地与他并肩站在人前!”

说罢,她不理会气得跳脚的洛秋心,高傲地转身离去。

宴会厅里,宾客已经入座,慕之云上台发表感言。

他年轻英俊,睿智冷静,不少台下的小姑娘都眨着星星眼望着他,靳棠也是她们中的一员。

感言的最后,慕之云感谢了长辈和公司员工,最后,话锋一转,他眯起黑眸,说道:“除此以外,我还要感谢一个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女人——”

说罢,他走下台,朝着靳棠走来。

靳棠看着他阔步而来,面带笑意,姿态潇洒,她忍不住翘起嘴角,痴痴地看着他。

慕之云向她伸出一只手,靳棠毫不犹豫地抬起手,但没想到,洛秋心也站在她旁边,并将手放在慕之云的掌心。

慕之云握着洛秋心的手,黑眸中是少有的温柔,“洛秋心,感谢她这两个月陪在我身边,对我的工作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说着,他的余光似乎瞥向靳棠,靳棠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周围的人在轻声议论。

新婚的慕氏少爷,竟然当着妻子的面,去感谢另一个女人?

人们看靳棠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但没人敢说什么。

靳棠红了眼圈,她捏紧拳头,转身跑开。

“棠棠,你不能再喝了。”秦朝阳一把将靳棠手中的酒杯夺去。

靳棠喝的脸色泛红,口中呢喃:“为什么,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如果不爱我,他为什么要娶我……”

秦朝阳心痛地看着她,握住她的肩头,坚定地道:“棠棠,如果你愿意离开慕之云,我随时都在等你。”

靳棠愣了愣,然后躲开他的手,低声道:“对不起,朝阳哥。”

秦朝阳笑着摇头,“不用说对不起,从小到大,我被你拒绝的都习惯了。”

靳棠也跟着笑起来,就在这时,舞池中响起了悠扬的音乐。

舞池边,洛秋心拽着慕之云的衣袖,撒娇道:“之云,我们去跳舞嘛。”

慕之云此时正看着某个方向,怔怔地出神。

洛秋心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宴会厅的另一边,靳棠正和秦朝阳笑着说些什么,看上去十分亲密。

洛秋心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但很快就恢复那种人畜无害的清纯模样,“之云?”

慕之云猛地回过神来,敛起了眉宇间的冰寒,冲她笑了笑,“好。”

洛秋心挽着慕之云的臂弯进了舞池,慕老爷子在一边看的差点气晕过去,围观的人全都朝靳棠看去,目光十分同情。

靳棠窘迫难当,秦朝阳伸出手,和煦地笑道:“咱俩好久没跳舞了吧。”

靳棠知道他是在为自己解围,感激地说道:“谢谢。”

“我们之间,不必说谢谢这种话。”秦朝阳拉着她,也去了舞池。

秦氏虽不及慕氏那般富贵,但家大业大,在商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秦朝阳身为秦氏唯一的年轻继承人,更是无数妙龄少女争夺的对象。

现在,他再搀和进慕之云和靳棠的感情,围观群众一时都激动了。

随着音乐的节奏,盛装的众人纷纷起舞。

“之云,我们这样跳舞,好像又回到了大学的时候。”洛秋心笑得眉眼弯弯。

慕之云却没有回答她,他的余光偶尔瞥向不远处的靳棠,看到那个姓秦的的手扶在她的后腰,他就有一种想把那只手折断的冲动。

洛秋心脸色微变,随着位置的变换,他们和靳棠离得越来越近。

就在这个时候,洛秋心发出“呀”的一声,然后就摔在地上,所有人都停下来,观看洛秋心的伤势。

她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靳棠说:“姐姐,你为什么绊我?”

靳棠感到莫名其妙,她刚才根本就没碰到洛秋心,怎么会绊她?

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靳棠,洛秋心和慕之云走的近,靳棠肯定早就想报复她。

慕之云小心翼翼地把洛秋心扶起来,然后冷冷地看向靳棠:“向她道歉!”

靳棠难以置信地瞪着慕之云,“我没撞她,凭什么道歉?”

洛秋心拉着慕之云的衣袖,委委屈屈地说:“算了吧,姐姐虽然绊倒我,但我相信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靳棠忍不住在心里冷笑,洛秋心的话,分明就是告诉所有人,她确实绊了洛秋心。

周围的人议论声越来越大,都是说靳棠太过分了。

“我没有绊她,更不会认什么错!”靳棠大声道。

啪——

慕之云抬手便扇了靳棠一巴掌,她的脸侧向一边,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一旁的秦朝阳忍无可忍,挥起拳头就要打慕之云,暴怒道:“慕之云,她是你的妻子!”

“朝阳哥!”靳棠连忙拉住他,冲他摇了摇头。

靳棠心里明白,两个男人打架,不过是让她更加出丑,只会便宜了洛秋心。

“别拉我,我要替你揍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秦朝阳愤怒道。

“朝阳哥,求你了,我想离开这里。”靳棠微红了眼眶,水光涟涟地看着秦朝阳。

秦朝阳看着她那副表情,心一下子就软了。

“好,我带你走。”他发狠地看着慕之云一眼,然后拉着靳棠离开。

洛秋心看着靳棠离开的背影,柔和的双眸深处,涌动着一抹阴狠与得意。

秦朝阳和靳棠出了酒店,秦朝阳的司机把车开过来,靳棠正准备上车,一辆黑色的路虎猝然急刹在靳棠面前。

靳棠下意识地抬头看去,见那摇下半扇的窗户间,露出慕之云那张英俊邪魅的面孔。

他看了她一眼,干脆地说:“上车!”

靳棠不知道他跟出来是什么意思,便驻足不前。

秦朝阳面露不悦,“慕之云,你刚才打了靳棠,我想这个时候就不要来招惹她了吧?”

慕之云睨了秦朝阳一眼,杀伐的气势压了他大半截,他幽幽道:“靳棠是我慕之云的妻子,当然应该和我回家,我倒没看出来,秦少爷还有当奸夫的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