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之云夜夜笙歌:老公,求放过小说

来源 :掌书阁   编辑 :llw   2018-12-06 15:59

更多精彩:

点击全文阅读

靳棠的嗓子一梗,她是一只渴望他的亲昵,但绝不是这样的施舍!

但是,慕之云那冰冷的眸光却已经扫过她的玲珑。

下一刻,不等靳棠反应过来,他已经欺身而上……

第二天,靳棠睁开眼睛,刚动一下,浑身就像被拆了似的酸痛。

她扭过脸,看见慕之云就睡在枕侧,英俊的睡颜少了平时的冷漠,显得平和而温柔。

她从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地看他,所以一时之间失了神,再加上两人昨夜那样的纠缠,她的胸腔被一种奇妙的感情充满。

这时,慕之云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睛。

起先,他是朦胧的,一双幽深的黑眸泛着懵懂的睡意,但当他看清眼前的人,整张脸瞬间罩上寒霜。

他立刻起身下床,然后快速地穿上衣服。

见他要走,靳棠立刻叫住他,温柔地说:“一起吃早饭吧。”

慕之云冷冷地横了她一眼,“看见你就倒胃口,吃什么早饭!”

靳棠委屈的红了眼眶,她抓住他的胳膊,急切地道:“我不信,昨晚你明明——”

明明那么热情,那么渴望地占有她,但是靳棠没好意思说出口。

慕之云眯着眼睛,语气里透着十足的戏谑,“明明什么?不过是演一场戏,你就被干上瘾了?”

说罢,他一挥手,靳棠就重重地摔在地上。

床单被拖动,露出中间那一抹血迹,慕之云的目光忽地落在那一抹鲜红上,浅色的床单像是骤然绽放一朵妖冶的玫瑰。

他目光一滞,随即眉宇间蕴着狠厉,额角青筋暴跳,转身便摔门而去。

靳棠在地上坐了很久,眼眶酸的发胀,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大概早就流光了吧。

等她洗漱完毕,下了楼,路上遇到的佣人,全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她心中疑惑,到了一个拐角,就听见两个佣人窃窃私语。

“昨晚少爷和少夫人闹的动静可真大,整栋楼都能听见少奶奶的叫声呢!”

“是呀,别看他们平时不怎么说话,其实感情真好。”

靳棠听的心口一紧,脸也发起了热,只好放轻脚步去了餐厅。

餐厅的小女佣也忍不住打量靳棠,脸蛋还夹杂着可疑的红晕,靳棠真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再也不出来见人。

说来说去,都怪慕之云,她四下看了看,并没有见到慕之云,只有慕老爷子在看着报纸品茶。

慕老爷子瞧出她的心思,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甚是欣慰,笑着道:“之云刚走,已经去公司了。”

说罢,便吩咐佣人给她准备早饭,还特意要求要大补的那种。

“孙媳妇儿,多吃点,把身体养好,早日给慕家添个小子。”

靳棠看着一桌子的燕窝等补品,还有慕老爷子殷殷期待的目光,窘的想立刻投湖。

这天晚上,慕之云没有回家,靳棠翻来覆去地等了一整晚。

之后一连三天,慕之云都没有回家。

第四天深夜,靳棠接到一个电话,是慕之云的助理打来的,说慕之云突然发胃病,住进了医院。

当时,天下着滂沱大雨,气温也低,她却在瞬间出了一手心的汗。

她连电话都没听完,连忙拿上钥匙出门,开车去了医院。

助理看到她时一脸吃惊,因为没打伞,她整个人都湿透了,雨水沿着裙子流到地上,她走一步就是一个小水洼。

“之云呢?”她一脸仓皇,完全不顾自己的狼狈。

助理把她引到独立病房,慕之云躺在病床上,他睡着了,微闭着眼睛,一贯清俊的面庞,此刻透着憔悴和疲惫。

助理轻声说:“公司在忙一个项目,慕总这两天忙昏了头,今天一整天一口饭都没吃,晚上开会的时候晕过去的。”

靳棠的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那种心疼的感觉无以言表。

她拿手摸他的脸颊,动作轻柔得像一片云,却又怕打扰到他,依依不舍地将手拿开。

她回头对助理说:“今晚我在这里守着,你回去休息吧。”

助理感激地点点头,把医生的话叮嘱一遍就走了。

靳棠坐在病床边,握着慕之云的手,仔细地看着他,眼眸中尽是温柔与心疼。

到了凌晨,她终于挨不住,睡着了。

慕之云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手被什么东西压着,一看,居然是靳棠枕着他的手睡着。

他眉头微敛,习惯性地想疾言厉色地骂她,但她睡得那么香,那些话一时间梗在喉咙口,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想把手抽出来,靳棠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眼睛。

鬼使神差般的,慕之云连忙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靳棠揉了揉眼睛,起身去看慕之云的情况,确定他无碍,这才去了厨房。

这是医院的豪华套房,厨房里有简单的食材,靳棠在里面忙活了好久,炖了一小锅白米粥。

此刻天已大亮,走廊里有脚步声传来。

病房门被打开,洛秋心走了进来,靳棠正好出了厨房,两个人四目相对,火星四溅。

洛秋心看了一眼慕之云,确定他在睡觉,便冲靳棠嗤了一声,不屑道:“你倒勤快,可惜再勤快,之云眼里也不会有你。”

靳棠抿了抿唇,并不想与这女人争辩。

洛秋心勾着红唇道:“你要是真为之云好,就赶紧走,他看到你心情肯定更不好。”

靳棠握紧手心,指甲恨不得把手心刺透,她真讨厌洛秋心那副得意洋洋的嘴脸,但又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实话。

犹豫了几秒,她终于妥协,声音近乎虚弱地说:“好,我走,厨房里有一锅粥,等他醒了给他吃了,他胃不好,喝点粥会舒服些。”

说完,她再次看了眼病床上的慕之云,面色悲凉地走了。

洛秋心冷哼一声,然后转身,正好看到慕之云缓缓睁开眼睛。

她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复了面部表情,笑着道:“之云,你终于醒啦!人家在这里守了你很久呢!哦对了,我还炖了粥,你胃不好,喝点粥会舒服的。”

看着洛秋心慌乱地进了厨房,慕之云面色沉沉,一双黑眸翻滚着复杂的情绪。

……

从医院回来后没几天,靳棠看到洛秋心发的一条朋友圈,‘来美国出差,这边的天气真好。’

下面附了一张图,是在机场航站楼拍的,她对着镜头巧笑嫣然,不远处,伫立着一个男人高挑的背影,落地窗外,蓝天白云,一片灿然。

只需一眼,靳棠就认出,照片里的背影是慕之云。

原来他去美国出差了,身为他的妻子,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靳棠只觉得心头酸楚。

没想到,慕之云这一出差,就离开了快两个月,据说,他在那边完成了一个大case,将慕氏的盈利提上了一个新层次。

两个月后,慕之云回国,正式成为慕氏掌门人,慕氏为他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庆功宴。

靳棠特意挑了一件有气质的浅蓝色长裙,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迎接慕之云。

偌大的宴会厅,靳棠陪在慕老爷子身旁,礼貌地应付着前来问候的达官显贵。

过了一会儿,随着一阵骚乱,慕之云在众人的簇拥下来了。

他穿着黑色西装,似乎比两个月前清瘦了些,面容越发清俊,身后跟着一帮助理和秘书,而站在他身侧的,竟然是洛秋心。

慕老爷子率先哼了一声,等慕之云走过来,叫道:“爷爷。”

他自始至终没看过靳棠一眼,靳棠觉得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涩涩的。

洛秋心看了她一眼,水眸中含着一抹不屑。

慕老爷子见状,将靳棠推到慕之云身边,气势滔滔道:“你个臭小子,才结婚就抛下媳妇儿去美国,快和棠棠去招呼客人!”

慕之云皱了皱眉,目光这才转向靳棠,带着些许厌恶。

“爷爷,他也是为了工作,您就别怪他了。”靳棠到底还是不忍心看到慕之云被训斥。

没等慕老爷子说话,慕之云便淡淡地回道:“知道了,爷爷。”

然后,他就握住靳棠的手,拉着她走了。

“慕总和夫人真是天作之合啊!”旁边有人赞道。

慕之云翘了翘嘴角,神色漠然,靳棠只好尴尬地回答:“谢谢。”

离开慕老爷子的视线,慕之云握着靳棠的手渐渐加大力度,靳棠忍不住挣扎:“你弄痛我了!”

慕之云一挥手,就把靳棠按在墙上,他俯下身,双唇距离她很近,压抑着怒火道:“靳棠,你可真会演戏,讨得我爷爷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