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笙歌:老公,求放过冰水儿著小说

来源 :掌书阁   编辑 :llw   2018-12-06 15:57

更多精彩:

点击全文阅读

新房中,灯光昏暗,靳棠呆呆的坐在床头,目光讷讷,神情似已麻木,等了这么久了,难道他在新婚夜也不回来吗?

呆滞间,门突然被一脚踢开,慕之云大步走进来,靳棠抬头望去,麻木的眸中闪过喜悦。

他身材高挑匀称,穿着剪裁合宜的新郎礼服,五官精致俊朗,一如她记忆中的那般英俊潇洒。

“你想要的得到了。”他语气嘲讽,寒眸凛冽地朝她走来。

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靳棠皱了皱眉,起身扶住他,“之云,你喝醉了。”

“滚!”

慕之云力气大得惊人,随手一挥,靳棠便重重地摔在地上。

“之云……”她委屈的红了眼眶,不解地望着他。

慕之云面带讥诮,冷冷地道:“我来就是要告诉你,就算你能利用靳家的权势逼我娶你,但我永远不会喜欢上你,在我慕之云心里,永远不会有你的位置!”

“还有!”慕之云一把抓住她的领子,凛凛道:“不准叫我之云!真他妈恶心!”

说完,他推开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靳棠的额头撞在柜子上,殷红的鲜血顺着脸庞流下,她捂着嘴,不停地哽咽。

从十四岁时第一眼见到慕之云,到今年整整十年,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心里装的却只有另一个女人。

不知过了多久,叮——

手机突然响起来,靳棠看见来电提示,嘴角扯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姐,我早说过,就算你和他结婚,他爱的也只会是我!”电话那头,洛秋心悠悠地说。

靳棠死死地咬着唇,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只道:“这是我和他的事,跟你没关系!”

“是吗?”洛秋心咯咯地笑出来,“可是阿云现在就睡在我旁边,怎么会和我没关系呢?”

轰——

靳棠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冲向头顶,太阳穴突突直跳,一只纤手几乎快把手机捏碎了。

“你是说他在你那里……”靳棠再也忍不住,眼泪汹涌地流出来。

他前脚刚骂完她,后脚竟然就去了洛秋心那里。

“当然啦,男人自然是要和他最爱的女人睡在一起的。”洛秋心炫耀道,“他今天心情不好,喝了不少酒,一直缠着我,真是没办法。”

靳棠再也无法忍受,立刻掐断通话。

“慕之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靳棠压抑着嘶吼。

第二天,靳棠化着很浓的妆,提着很多礼品回了娘家。

管家刘妈见了靳棠,眉头便皱了起来,“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虽然是新婚,小两口感情好,也不能不在乎身体啊!”

靳棠自小失去母亲,由刘妈带大,与刘妈亲如母女。

靳棠昨晚几乎没睡,一大早两只眼睛又红又肿,为了不让刘妈担心,她只能化了浓妆。

刘妈误会了她与慕之云感情好,靳棠只觉得尴尬,忙岔开话题:“刘妈,他们准备了很多营养品,您看看喜欢哪个?”

刘妈却一直朝靳棠身后看,不见新女婿的身影,心里便不痛快。

“棠棠,慕之云怎么没来?”她问道。

靳棠连忙避开刘妈询问的眼神,支吾道:“他……有点忙。”

“再忙也不能不陪老婆回娘家呀,不行,我得找慕家理论。”刘妈说罢,便拿起电话。

靳棠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刘妈给慕家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询问慕之云为什么没陪靳棠一起回门。

两分钟后,刘妈满意地挂了电话,然后笑着对靳棠说:“听说是公司临时有事,待会儿就来。”

靳棠的心脏突地猛跳一下,忙低下头遮掩异样的表情。

这时,靳棠的继母,也就是洛秋心的亲生母亲郁芳走下楼来,见了她,嘲笑了一声:“哟,就你一个人回来,我就说嘛,强扭的瓜不甜。”

靳棠冷冷地看着她,“我的事,就不劳你这个后妈操心了。”

郁芳面色一变,破口大骂:“你这个死丫头,我嫁到靳家多少年了,你居然还不懂尊重我!”

刘妈面色一沉:“夫人,靳棠小孩子脾气,你就少说两句吧。”

刘妈虽然是仆人,但靳棠的父亲和靳棠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在靳家地位极高,很受下人们尊重。

她一开口,郁芳便冷哼一声,挎着包往外走,“我今天出去逛街,不回来吃了。”

刘妈叹了一口气,心疼地看着靳棠,“你爸爸说忙不回来,这个继母又出去玩,新女婿回门,我这个老妈子就充当家长吧。”

靳棠搂住刘妈瘦小的身体,感激道:“刘妈,有您就够了。”

饭菜刚上桌,慕之云就来了,他面容英俊,穿戴整齐,只是看向靳棠的眼神,却像冰霜般寒冷。

刘妈不停地给靳棠和慕之云夹菜,慕之云一贯风轻云淡的神色,彬彬有礼地回应着,显得谦和恭顺。

饭后,靳棠和慕之云便要离开,刘妈忽地把慕之云叫到一边,对他说:“棠棠自小被我们娇惯着长大,脾气有些拧,但她是一心爱你的。你既然娶了她,就要对她好。你对她好,我们靳家是不会亏待你的。”

刘妈说话时的眼神意味深长,语气中隐隐有一丝威胁,慕之云淡漠地看着她,半晌勾了勾唇:“靳家家大业大,连我爷爷都让着三分,我又怎么敢得罪?”

刘妈听着心中满意,这才让他们离开。

靳棠来时,是司机开车送她来的,而慕之云是自己开车过来的。

她下意识地往自己的车子那边走,身后慕之云走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着他往他开的那辆路虎走。

靳棠有些惊讶地看他,他却讥讽地扯了扯嘴角,“别想多了,你家的管家婆在后面看着,否则我可不想碰你。”

靳棠失落地低下头,进了副驾驶,慕之云就像躲瘟疫一般,立刻收回手。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慕之云脸上礼貌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厌恶和冷漠。

靳棠一忍再忍,还是开口问:“你昨晚……”

慕之云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在她那儿。”

靳棠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但她强忍着把那股委屈憋了回去。

她反复地告诉自己,慕之云不喜欢她,一定是自己某方面做得不够好。

她看向慕之云,几乎是低声下气地说:“我到底哪里不如洛秋心,你告诉我,我会改。“

慕之云冷笑了一声,“是啊,你堂堂靳家大小姐,哪里都比她强,可我就是喜欢她,讨厌你,怎样?“

说罢,他猛地踩住刹车,靳棠因为毫无防备,身子因为惯性向前冲去,差点磕到额头。

“滚下去!你坐在旁边真让人倒胃口!“他丝毫不掩饰厌恶之情。

她看了一眼窗外,央求着道:“之云,这里离家还很远。“

慕之云突然暴怒,从车里下来,绕到副驾驶那边,打开门将她蛮横地拉出车外。

靳棠摔倒在地上,小腿一侧被石子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瞬间冒了出来,但慕之云却视而不见。

他弯腰捏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地道:“我昨天就警告过你,不准叫我之云,你没长脑子吗?”

说完,慕之云便上了车,踩着油门消失在靳棠的视线里。

靳棠忍着腿上的痛意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前走,鲜血顺着小腿流到脚踝,再滴到地面上,她一步也不停。

她心底里是个骄傲的女人,无论受了怎样的委屈,永远都要昂首挺胸。

她的包包放在慕之云的车里,现在既没有钱,也没有手机,只能一步一步走回去。

等靳棠走回到慕家老宅,天色已经发暗,佣人们都躲在一楼,看上去瑟瑟发抖。

靳棠觉得奇怪,就问怎么回事,一个女佣人瞟了眼二楼,小心翼翼地回答她:“老爷和云少爷吵架呢!“

靳棠点了点头,便悄声地上了二楼。

还没走到书房门口,慕老爷子苍劲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臭小子,我早就警告过你,能娶到靳家那个姑娘是你的福气,可你偏偏一心迷在那个姓洛的女人身上!”

慕之云先是冷笑,然后说道:“爷爷,你明明知道我娶她是为了靳家对我的支持,除此之外,我对她只有厌恶!”

慕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我不管你对她是什么感情,靳家今天打电话,明显已经怀疑你对靳棠的感情,你最好做点什么让他们看到你的真心实意,否则一旦失去靳家的支持,我看你还怎么继承慕氏!”

靳棠站在门口,像一尊雕塑一样。

慕之云的话一个字一个字敲击在她的耳边。

原来,他愿意娶她,不是因为爱她,而是看中了靳家的实力,原来,他对她已经厌恶到这种地步。

或许是她想的太投入,慕之云大步走出来,她来不及躲避,两个人撞了个满怀。

她噔噔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慕之云的视线落在她受伤的小腿上,然后一声冷笑:“都听见了?”

“嗯。”靳棠迎上他幽深的目光,轻轻点头。

“那你以后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他迈开长腿,绕过她,径直下了楼。

靳棠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忽然感到胸口一阵绞痛,她抬手捂住那个位置。

原来爱一个人得不到回报,真的会心痛。

夜深了,靳棠在床上翻来覆去,终于不安地睡去。

忽然,一个重物压在她身上,伴随着一股浓烈的酒气萦绕在鼻尖。

“谁!”昏暗中,她下意识地抬起手要挣扎。

手腕猛地叫人捉住,耳边传来慕之云沙哑微醺的声音:“我。”

“你要干什么!”靳棠在黑暗中瞪着他。

慕之云笑了,因为喝醉了,他说话有些吐字不清,“干什么?干你啊!你不是一直想当我的女人吗?我现在就成全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