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南笙、虞红豆一遇南笙爱终生在哪看

来源 :掌书阁   编辑 :llw   2018-11-08 13:32

瓢泼的大雨说来就来,从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陆南笙在监狱门口足足等了三个小时也没看到虞红豆出来。

他从未留意过她的监狱里的任何情况,却不知怎的将她出狱的日子刻进了脑海里。

他很有耐性的等着,直到助理按捺不住。

“陆总,下午的会不能再推,我去问一下到底什么情况。”不等陆南笙回答,他已经拿着伞冲进雨幕中。

不过几分钟就折了回来,“陆总,虞小姐获得减刑,三个月前已经出狱了。”

漫长的三个小时变得如此可笑,陆南笙的脸霎时间阴云密布,车内的温度仿佛结了冰。

“减刑?”

“是的。”

“查!”

冰冷的一个字,带着不容置喙的肃杀之气。

她口口声声说爱他,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谁给她的胆子?

能做陆南笙的特助,助理的本事也是通天。可他查来查去都查不到任何虞红豆的消息,仿佛从跨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一群废物。”

环球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一无所获的陆南笙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随时随地游走在吃人的边缘。

他拿起车钥匙,转身将车子开到城郊。

他的网络科技公司在这里,公司里有最厉害的黑客。

“侵入交通摄像头,启动人脸识别,找到她。”他将手机放在桌上,打开的相册里全是她的照片。

不到一个小时,电脑就比对出结果。

“没有具体的落脚地,只能看到她最后一次出现,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最后一帧画面,已经是三个月前。

她坐在车里,手上拿着一个小孩子的玩具,对着开车的男人,笑得沁甜。

“周延宗,我的女人你也敢碰!”狠狠一拳砸在桌上,陆南笙猩红的眸子里泛着嗜血的冷意。

周一到周五,周氏集团的股票连续五个跌停板,市值缩水近十亿。

周延宗怒气冲冲的冲进陆南笙办公室,“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试图救市,但砸进去的钱犹如泥牛入海,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变消失不见。

而陆南笙手下的人,更像虫子一般无孔不入,连周氏旗下那些子公司上下几百万的小单子都照抢不误。

若不是四面楚歌,他绝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

陆南笙慵懒的靠在老板椅上,冰冷的眼眸中带着君临天下的笃定,“交出虞红豆,我放你一条生路。”

只要他不喊停,三个月之内周氏一定会破产。

“陆南笙,你好卑鄙。”显然,这个结果周延宗心里也很清楚,“红豆不是器物,更不是你的私人财产。她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你已经伤过她一次,还要伤她第二次吗?”

如石子落入幽潭,陆南笙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波澜,旋即就恢复如常。他没有想过伤她,只是那么恰巧她是他复仇的跳板而已。

“看来周氏集团,你是不想要了。”俊美的眉眼笼罩着厚重的戾气,陆南笙的拿起桌上的电话,淡定的按下一串数字,“希望你父母也跟你一样坚定。”

他的电话还未拨通,周延宗的电话先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生活助理惊慌失措的声音尖利的响起,“少爷,大事不好了,虞小姐和孩子不见了……”

陆南笙的手僵在半空,周延宗更是恍如晴天霹雳。

四目相对,皆是一愣。

更多精彩章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