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阴我做缝尸匠的那些年阅读

来源 :掌读   编辑 :llw   2018-10-11 13:59

但先前我看到的背影貌似更像是年轻女人的背影!老太身体佝偻,没这么高啊?而且老太是走路的,那个背影是蹦跳着进了巷子里的。

不管了,我想起癞子的尸体还在棺材里,我赶紧往回奔。

刚到家门前,看到一群人站在院子里。定睛一看,这不是王瑶瑶的家人吗?

我狐疑的问王妈,“你们有什么事吗?”

“还问我有什么事?你自己看!”王妈说完,只见先前戴墨镜的高大魁梧的保镖把我像提小鸡一样拎起来就朝客厅一丢。

我摔在地上,抬头一看,我靠!棺材里怎么睡着两具尸体?我急的爬起来伸个脸一瞅,癞子的身上居然趴着一具穿红色新娘装的女尸?

这不是王瑶瑶吗?只见她闭着眼,和癞子嘴对嘴,正抱着癞子,我呆若木鸡,搞不清楚状况。

那墨镜男一把抓过我就质问,“我们家小姐明天就要出殡,没想到你这个缝尸的居然有胆偷尸!”说完就朝我抡起一拳还好被我躲了过去。

“我什么时候偷尸了?上次不是送去了吗?”我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毕竟想到王瑶瑶被癞子那个过,所以没有什么底气。

王爸这时候把保镖拉开,看向我,“我相信你没有偷尸。我不懂的是,这小伙子怎么好好的死了?而且还和我女儿抱在一起?”

我楞了一下,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我确实不晓得怎么回事,但我知道王瑶瑶本就是他杀,又被癞子那个过,怨气增大,她缠上癞子一点都不奇怪。

见他们阴森森的盯住我,我摆手,“我发誓,我没有偷尸,不会干这种缺德事,至于你们女儿为什么和我店里的伙计抱在一起,我也不清楚。”

我说完,王妈就要发作,但被王爸拉开了,他点头,“算了,先把尸体放车里,明天就要出殡了。”

几个保镖上前就要把尸体分开,但几个力大如牛的汉子怎么拉都拉不开。

“夫人,小姐的尸体拉不动。”那个为守的保镖有点尴尬的说。

王妈一听急了,上前就要亲自动手被我阻止,“你们别慌,有没有发现他们的脚有什么不同?”

这时几个人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两具尸体的脚上各穿着一只绣花鞋?

“这鞋子哪来的”我没给女儿穿过这种鞋子啊!“王妈蹲下来把女儿的鞋子脱下来就朝院子外扔了出去,那鞋子就这样不见了。

但奇怪的是,尸体还是无法分开。

我越看这鞋子越眼熟。忽然我灵光一现,这鞋子不是那老太手里当时提着的绣花鞋吗?

我试着把癞子脚上的那只鞋脱掉的下一秒,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王瑶瑶利马从癞子的身上掉到了他旁边。

王妈兴奋的叫保镖把王瑶瑶尸体抬上了车。王家人走后,我才意识到,先前看到的那背影绝对是王瑶瑶!对,我敢确定!

唯一不懂的是,怎么看到的是个老太?看那老太怎么看怎么怪。

很多问题我也不敢再去想,总觉得那老太不是个人。

下半夜温度骤降,我因为太疲惫又打起盹,还没完全睡着,我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居然是老三打来的?

我接了电话,才知道是老三的家人,他们喊我现在就过去看看老三,说他不正常!

“不正常?”我就问老三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只说叫我赶紧过去,具体也没说什么事。

但癞子的尸体怎么办?想到老三家人的语气很急,肯定是发生了大事。我牙一咬,顾不了那么多,把门一锁开了车就朝老三家奔。

一下车我就看到老三的父母冲上来就扯住我的胳膊,把我吓了好大一跳。

这夫妇两人的脸色煞白,就像是刚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叔、叔叔,阿姨……你们怎么了?”我利马结巴起来。

老三的妈一下把我抓到一边急急的问,“阴子,老三前天晚上是不是去了你那里?”

“是啊,怎么了?”我心里这时打起鼓,预感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三妈一听就急了,“他是不是去你那里看王瑶瑶了?是不是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老三过来的时候我正好在找缝尸的麻线,老三去停尸间看尸体的那段时间我并不知发生了什么。

“三妈,老三当时只是看了一眼王瑶瑶就走了,在我家的时候确实没发生什么事。他到底怎么了?”我急的问老俩口。感觉老三父母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多。

三妈一听我这么问,哇的哭了起来,关键时候还是三爸比较理智,他朝屋里挥了挥手,“阴子,你自己去看吧。”

我皱眉,顺着三爸指的方向,朝阴子的房间大步走过去。

还没进到房间,就闻到一股怪味,而且这味道和先前在癞子出租屋里闻到的一样。

一股巨大的恶寒袭向我脑门,我急不可奈的推开门,我看到了怎样骇人的一幕?

老三正光着屁股在床上套弄着自己,满脸的舒畅、手里上下动作急速的律动着,猥琐、淫迷、痛苦和呕心,简直与癞子当时那个样子如出一辙。

才一天一夜没见,老三已经从一个帅气的大伙子变成了一个骨肉如柴,满脸灰暗的病秧子,眼圈发黑,就像快要死了一样!

老三从来不生病,实在无法把以前那个帅气阳光又健康的老三和此刻的联系一块。

我彻底楞在原地,想不通老三怎么也成了这样?而且老三的盆骨开裂的比癞子更厉害,才一天一晚,床上爬满了蛆虫。

唯一不同的是,老三想说话说不出口,就像是嘴被什么封住了,而且是从里面封住的。

奇怪的是,他能张嘴啊!

我的心脏狂乱的猛跳,朝老三走过去。老三看到我,浑浊的眼迸射出一抹抹求救的光,我知道他想和我说什么。

我从他黑洞洞张的很大的嘴里什么都没有看到,他的嘴巴里明明是好的,怎么就说不出话来呢?

难道是嗓子坏了?

我急切而惊异的盯住老三,“老三,你怎么回事?你不能说话吗?嗓子坏了?”

“唔唔唔……”老三激动的连连摇头,感觉他脖子都要被摇断了。

我诧异的看着他不断摇头,回神赶紧阻止,“老三,你、你到底怎么了?你和王瑶瑶有过什么过节吗?她为什么要害你?”

我这样说,是直觉百分百告诉我,他和癞子一样的怪症,必是和王瑶瑶有关,但老三比癞子要惨的多,估计他能不能活过今晚还是未知……

老三一听,又重重的点头。

我脑子灵光一闪,“你、你拿笔写下来!”

我感觉说这话的时候,喘着粗气,我一直在逼自己镇定!

我从他桌上找来一只黑笔和一张灰纸丢他面前,但他依然没停下手里的动作,摇头表示他无法写字,手里的速度越来越快,套弄的力道越来越重。我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跳的我都生疼。

压下惊骇,我一咬牙,掰开他的手逼他把真相写出来,但他一下我把推开,脸皱成一团。

我被推了个四仰朝天,再抬头时,老三已经释放,全身松懈的像一团烂泥,脸上的肉耷拉着,盆骨处有着明显裂开的声音,期间夹杂着老三凄惨的叫声。

老三父母冲了进来,看到这目,三妈直接晕了。而我和三爸整个看呆了,就僵在原地。

渐渐的,老三不叫了……

但我发现他的眼角不时的朝他右边瞥,眼里满是恐惧。那嘴张到老大,已经张了人类不可能张开的幅度,都能听到了骨头喀吱的声音!

“嗯嗯嗯嗯……”老三一直嗯哼着,声音越来越弱。

更多章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