癞子冯阴小说在哪看

来源 :掌读   编辑 :llw   2018-10-11 13:55

我叉着腰咬牙切齿的看他,“你不去医院治疗就准备烂死在这?”

“阴哥,这不是去医院就能治疗的事。”癞子说完忽然脸色大变,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她,她又过来了。她要吸干我!”他说这话的时候两眼睁的老大。

下一秒,惊骇的一幕发生了……

癞子腿间的那玩意没预警的翘了起来,就像是被一双隐形的手掰直了,然后那玩意越来越硬?

没一会,只听癞子发出恩恩哼哼的叫,那声音恐怖、呕心,听的我头皮发麻,嘴角抽搐。

很明显,有个我看不到的东西在,我一瞬间对癞子的话深信不疑,那东西无疑是王瑶瑶!她要把他精尽人亡!

我呆楞在原地,看到癞子的脸上痛苦与快乐兼并,表情异常恐怖与难看,我被吓的脸色铁青,呆楞在原地,直带癞子大呼一声,我才回神。

我刚要把癞子从床上拉起来,就听到一阵阵刺骨声传来。那声音就像是玻璃摩擦金属发出的,粗嘎僵硬。

我顺着声音来源猛的一瞅,那声音是癞子的盆骨发出的,对!是断裂声!

我看到癞子屁股处的肌肤里那些骨头居然在……错位?

那不是人为的,而是骨头在自动变动位置,不断的断裂,不断的移位?

很快,癞子一下忍受不住痛苦,发出有史以来最惨烈的叫声,“啊啊啊啊啊!”

我靠!

我被吓了个半死,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心脏差点骤停。癞子痛苦的从墙边爬下床,一个不稳栽在地上,发出沉闷声。

他的两腿屈起,我看到癞子的右盆骨处的骨头从皮肤里正挣扎着戳出来!就仿佛魔鬼在挣脱某种束缚?

癞子像刚洗过脸似的全身是汗,衣服被粘在身体上,他眦牙咧嘴不断的惨叫,朝我慢慢的伸出了手……

“阴哥,救救我吧,我生不如死啊,救救我吧!”他朝我爬了过来。

我被彻底吓呆了,直到他抓住我的一只腿,我发出哀嚎,本能反应用力的去踢他的手,“起开,你给我起开!”

心脏腺上素狂飙,我就差被吓成心肌梗塞了我瞪着癞子,爬起来就要朝外跑被他死死的抓住裤角,我想踢开他的手但有一丝不忍,只能试图用手把他的手掰开,

但癞子的手劲居然一下变得这么大,而且手像个大冰块,没把我冻死!

我忽然想起他说的王瑶瑶就在他身边,难怪他的手那么冰冷!

癞子猛的抬头,他睁着血雨腥红的眼盯着我,“阴哥,不能救我就杀了我吧,我不要再忍受了,太痛苦了,太疼了……”

“不,不,我不能!”我被吓的够呛,不要命的拍打他的手,带起哭腔,“

话刚落音,癞子连连惨叫,盆骨突然一下啪的戳穿了他的皮肤,癞子靠在墙上忽然不叫了?而是看着他两腿屁股下面突出来的骨头……笑了?

“呵呵呵呵呵……”

那笑容瘆的慌!癞子的表情变的太快,从痛苦一瞬间就转为诡笑,我被彻底吓楞了!

“要不要一起加入?”癞子没来由的发出一道轻微的女声,我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声音轻到我以为是错觉!

下一刻,在我猝不急防之下,癞子突然闭着眼享受起来。

我整个看呆了,来不及反应这局势的连续变化,伫在原地整个不知道怎么做出反应。

癞子咬起牙,“阴哥,我没救了你快走!不然她会缠上你的!”

我的魂终于被癞子一声喊叫了回来,我冲他的喊,“王瑶瑶,他已经受到惩罚了,一辈子都废了,你还真的要他的命吗?”

“不要再说了!阴哥,你快走,快啊!”癞子冲我喊没停下手里的动作,很快,他咬牙释放,然后就没了动静?

我提着胆子朝癞子试探性的走去,“癞子?癞子?”

见没反应,我伸手放在他鼻间,癞子没了气息?

有了这意识,我身体一下僵硬,猛的一颤,又在他鼻间感受了一下,还有一点点微弱的气息!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趁着癞子还没死透,我颤抖着拿出手机冲到屋外就拨打了120急救。医院里有个急救人员是我认识的朋友。

我一直站屋外等我朋友,等他们赶来的时候,我陪他们一起进了房间。

刚进去,就发现癞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的手还在不断的套弄着,动作比先前更快,表情更加银荡,呕心不堪。

我那朋友和身后的几个抬担架的人都呆掉了。我那朋友冲我质问,“你特么确定他是受伤,不是发春?”

我也呆掉了,没料到癞子不仅会醒过来还比之前更加诡异和疯狂。

我那朋友指着癞子,“我建议他应该被送到红灯区更好。”说完白了我一眼就带着一群人开车走掉了。

我尴尬到不行,癞子咬牙,“阴哥,别管我了,你怎么还不走?”

“我特么倒是能走呢?你没死,我怎么走?”合作关系是一回事,就是陌生人也无法眼睁睁看着对方死吧?

不知道是不是有口无心,听起来好象我在等他死一样。不知是不是我的话类似诅咒应验了,癞子头一歪,耷拉在肩上纹丝不动了?

我朝他鼻间一放,彻底没了气息,把手指按向他脖子,身体也僵了!

癞子是个孤儿,但他和我毕竟有五年的合作关系。村里有规矩,死了人要在家里放三天。

我把癞子的尸体弄回家放在了院子里,等于过了仪式。三天一到,就拖到火葬常火化了。

也许是设灵堂,买扎纸人这些繁琐的事忙得不可开交,暂时淡忘了留在癞子出租房内王瑶瑶的鬼魂,我一心扑在为癞子定做棺材的事上了。

棺材做好,第一夜我就把癞子抬进了棺材,棺材被放置在了客厅里。

我不是他什么亲人,所以不用整夜守灵,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睡不着。

上半夜,我就坐在棺材对面的椅子上想事,心里很不安,为癞子不值,就上了一具死尸,结果年纪轻轻的就被弄死。

到了下半夜,我打起盹。迷迷糊糊中,外面有动静。

我站起身听到有敲门声。出去开门一看,没人?难道自己听错了?

转身的那一刻,看到一抹黑影朝我家后面巷口蹦去。对,就是蹦!

心下好奇,我跟了上去。那黑影看起来是个女的,而且背影特别熟悉?我心里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这条巷比较幽深,在我们阴阳村里被称为死人巷。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半夜走进这巷子的人,第二天不是生场大病就是离奇死亡,尸殓报告都排除他杀与自杀。

想到这,我寒毛耸立,有点不敢进去了。但那背影实在像一个女人!一咬牙,我冲进了巷口,那黑影在前面晃动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冲过去一把揪起那黑影,猛然一看,这不是前两天遇见的老太吗?

因为这老太长的实在太诡异,我一个激灵松开她,“大、大娘,深更半夜你来这里干什么?”

“嘿嘿,我来找那姑娘啊。”老太阴森森的笑了下,我汗毛耸立。

我皱眉,“什么姑娘?是你孙女吗?”

“哎,没找到啊。”老太说完就朝更深处的前面走去,很快融入了黑暗。

我回神朝前跑了几步,老太已经不在了?

更多章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