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阴王瑶瑶小说在哪看

来源 :掌读   编辑 :llw   2018-10-11 13:50

我说了声对不起就要走,那个人却一把拉住我,我这时抬头一看是个老头?这个老头把自己包裹在大衣里,我就奇怪,这么热的天,还穿大衣?

那老头一脸的褶子,右脸有火烧过的迹象,吭吭洼洼,我一看就不舒服就要走人。

他再次拉住我,我不悦的回了句,“干什么?”

“小伙子,你最近是不是干了什么缺德的事?看你印堂发黑啊,要是不解决,恐怕小命难保。”

我当即就冲他,“有这样问话的吗?你以为你是神仙?我干了什么了?”

“你朋友摊上事了,连带着你也会跟着倒霉。”那老头斩钉截铁,语气坚定。

我心里大起鼓,莫非是个高人。我语气利马好起来,“我朋友确实有点事,你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吗?大师?”

那老头递给我一张钞票,丢了句上面有地址,叫我有事去这里找他就行,说完就走了。

我一看,吗的!是张冥钞啊!

我再翻背面一看,还真有个地址!上面写着:死人街77号。

我想着先把这两天接的尸体给送到别村去再继续找癞子,当时我就没想过要找这个老头。虽然他说的话正中要害,但我还是没多想,把纸朝口袋里一丢。

又是夜活,这女尸是出车祸死的,所以尸体比王瑶瑶好不到哪去。我把女尸弄上车后,就朝大荔村奔。

大荔村离王家村很近,我心烦气燥,边抽烟边开车,想着癞子到底去了哪里。

也许是车子开的太快,下坡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打滑。我急踩刹车,车子忽然鬼使神差刹不住的朝坡下冲!

车子整个刹不住,直线往坡下飙。我吓的头发都直了,嘴里咬个烟屁股,右脚死死的踩住刹车,也没能停住。

“啊啊啊啊!”

速度越来越快,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心想小命这次完了。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的时候,前面一米距离外出现一个女的?

仔细一看,前面竟然是王瑶瑶?

我猛的昂着脖子一看,这女的残破的嘴唇蠕动着似乎想说什么!

很快,车子居然冲破了她的身体?那感觉别提多恐怖了,就好比被人强制举着刀刺穿人的心脏那感觉如出一辙!

惊悚的是:她像一阵气流被冲散?但车子明显遇上了阻力,冲力大大的减小了。

很快,灵车撞在坡边的一颗柳树下,我的头哐的撞在方向盘上,烟嘴子烫到了嘴巴,我疼的眦牙咧嘴的吐掉。

刚才是怎么回事?是我眼花了?我揉揉眼猛的转身,但车后方什么都没有!

但那人确实是王瑶瑶啊!她当时是想和我说什么的,那眼里满是求救和渴望!

难道,王家发现了癞子做的事?很明显,王瑶瑶是想向我透露什么讯息!

感觉到身体在颤抖,我颤颤巍巍的点着一支烟,猛的吸了几口镇定自己。

半支烟抽完,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子夜十二点了。忽然想起瞎子以前说这个点是阴气最最重的时候。

掐掉烟,我赶紧把车朝坡子上倒,之后恢复往常,从送尸到回来都没再发生什么事。

先前差点出车祸,又看到王瑶瑶的影象被气流冲散,这会还心有余悸。

我直觉王瑶瑶的显象肯定和癞子有直接关联,我开车直奔癞子的出租房。

刚下车就看到房子里亮着灯。我兴奋的下车,打开门,昏暗的光线照的人头晕。

我一看,癞子靠在床上的墙面上捂着个被子,低着头好象在发抖?

我气的走过去朝癞子怒吼,“我说你小子这两天死哪去了?是不是又纵欲过度了在这给我玩虚弱?”

我刚要抬手掀他的被子被他一下阻止。癞子一抬脸没把我吓个半死……

才两天不见,他的脸枯瘦的像个骷髅,眼窝深陷。圆硕的膀子也瘦的像个棍棒。我本能的弹开。

“癞、癞子,你怎么成这样了?”我问的结结巴巴,我能明显感觉到我的脸面如土色。

癞子看到我,浑浊的眼发出一抹兴奋得救的光,“阴哥,救我,我不想死!”

“你到底怎么了?给我看看!”我很费解他为什么大夏天的盖着个被子,不由分说就要掀被他狠狠的捂住。

手机这时候响了N下,我一看都是癞子的短信呼信息。

都是在十一点半左右打来的,那个点正好是我下坡差点出车祸那会的时间,估计是手机不小心被按了关机键,所以他来电都没看到。

足足有二十多个短讯呼,我无名火一下蹿上来了,“癞子,你特么搞什么?被子里有啥宝贝还是什么,捂着不给我看?”

想到他无缘无故矿工,又玩失踪,现在还跟我捉迷藏,我气不打一处来。

“阴哥,我怕你看了害怕,不是我不愿给你看啊……”癞子带着哭腔说。

我特么做了几年的阴门生意,什么烂尸都见过,还怕他被子里的东西?

“你被子里有蛇还是有鬼了?掀开!”我朝他暴吼一声,声音回荡在狭小的空间,把我自己都楞住了。

癞子咬着嘴唇,猛的掀掉被子,我低头一看:他的盆骨处已经腐烂,而且靠近私密的地方都露出一点白骨,在靠近屁股的床单上,满是白色的蛆虫。

我惊异的死死盯住那些肥大蠕动着的蛆虫,一阵胃里翻滚,当场就朝屋子外面冲。一出屋子,我利马就大吐特吐起来。吐完我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待了几分钟才缓冲过来我再次进屋的时候,一股恶臭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捂住鼻子,惊愕的指向癞子的盆骨处,“你盆骨怎么烂成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

“是她,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是她!是她!”癞子哭的已经淅沥哗啦,我特么搞不清状况。

癞子口里的“她”到底是哪个?

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癞子盆骨腐烂残破的样子和王瑶瑶简直一模一样!

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我也顾不得臭味了,激动的一把揪住他的的衣领,“她是不是王瑶瑶?”

癞子哭着点头如捣蒜。

我想到先前王瑶瑶显现影像的那一幕,我严肃的问他,“癞子,刚才我的车子在下坡时差点失控,你知道我看到谁了吗?就在十一点多的时候,我看到了王瑶瑶!你信吗?”

我以为癞子会直接说不信,因为他一直是个无神论者,平时铞儿锒铛,大咧咧的性格。不料,癞子又点点头,说他信。

他咬住嘴唇,直到嘴唇被咬出血,他瞅住我,“阴哥,我的身体会这样就是她弄的。她一直都在啊。

癞子话一出,我不由全身一僵,她一直在?也就是说,王瑶瑶现在在这个房间里?

我惊慌的环顾四周,他租的房子很小,一眼望到头,半个人影都没有啊?如果真的存在,应该像之前显象出影像才对啊?

“癞子,我想你一定是出现了重度臆想症,我带你去医院。”说完我就要去拉他,却被他一把甩开。

癞子带着哭腔激动的盯住我,“阴哥,我说的是真的,她就在我旁边,我没有得什么臆想症。只不过她现在要害死我,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你看不见。”

我就认为癞子做了亏心事可能产生的错觉,但这个想法连我自己都觉得勉强。

可能是下意识的要避开这些事,我什么都不去想,只想一股脑的拉他去医院,离开这里再说。

癞子冲我吼,“你怎么就不信我?如果我是幻觉,那你先前看到的又是什么?是不是你也得了臆想症?”

更多章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