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阴逢尸匠是什么小说

来源 :掌读   编辑 :llw   2018-10-11 13:43

“冯哥,那女人太正点了,我没克制住。想不到王瑶瑶还是个初,你不知道她下面有多紧。”

癞子心虚的刚说完,我朝他脸上当即就挥了一拳,“你特么自己死还拉个垫背的?要是被家属知道,我们还有的活吗?”

“哎呦,谁特么还把手伸到屁股里检查啊?放心吧,不会看出来的。”癞子说完朝沙发上一躺。

我恨不得掐死他!要不是追那道影子也不会这样。难怪刚才听他回应我的时候,声音不太对劲。

“你真是作死!”我吼了他一句朝停尸间冲。

老三这时候出来了,问我们怎么了,我说没事,叫他先回去吧。我一会缝完要去交差了,老三哦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就走掉了。

看到王瑶瑶尸体时,盆骨已经被钉好了,但能看出她下面红红的。

癞子看出了我的担心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一会就不红了,就恢复了。”

这特么什么事啊?

我上去给他一脚被他闪了开去,我气的冲他吼,“滚出去,我要缝尸。”

“好好好,冯哥别动气嘛。我出去等你,带快点啊。”说完癞子就逃出了房间。

我叹了口气,看女尸腰间破损的厉害,骨头清晰可见,这癞子真特么二百五,尸身都这样了,还猥亵人家姑娘。

忽然,我发现这房间里有股说不上来的怪味,记得先前还没有的呢?我当时就以为是尸体被动过所以发出的味道,就没多想。

边缝边咬碎一口银牙,等我缝好看看钟已经九点了。我和癞子把尸体弄好装进灵车直接朝王家村开去。

大路维修,为了能节省时间我们只能走的小路。小路虽然崎岖有个坡度,但能早点交差。

路上,我坐副驾驶位置,癞子车技好,他开车。

一路上我翘着腿睡着了,忽然,车子哗的一声停了下来,我差点没从车窗外面飞出去。

我捂着被撞的脑袋朝癞子怒吼,“大半夜的会不会开车?好好的停下来做什么?”

要是平时,癞子理亏肯定会嬉皮笑脸的解释一番,但这会他惨白着脸,我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什么情况?你指着车前镜干什么?”我不解的问他,顺着他指的视线看过去,什么都没有啊!

我拍掉他的手,“搞什么鬼?开车!”

“对,就是鬼……冯哥,我见鬼了!”癞子这时候被我说的一个鬼字拉回神,颤颤巍巍的说。

他侧过脸看我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不过才十来分钟,他的眼圈明显发黑,汗流满面,但最吃惊的还是他说的那句话。

我皱眉,看他那表情,我心里有点发毛,好好的哪来的鬼?我又特意朝车前镜里看了看,还是什么都没有啊?

“是她,她来找我了!”癞子后怕的冒出这么一句。

她?

难道是指……王瑶瑶?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所以人不能做亏心事,不然自己都会疑神疑鬼!

我下意识的朝车后箱里瞅了瞅,没有任何动静啊。但我心里没底,人家家属给了这么多钱,癞子又把人家女儿的尸身猥亵了,我还是下车看看比较好。

“你别动,我去看看。”我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镇静点。

开了车门,一阵猛风刮过来,我不由的瑟缩了下身体,冷的要命。

顾不得冷,我打开车门,那女尸还好好的躺在车上,只是她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一副死不暝目,在这暗夜下显得特别恐怖。

我打了个激灵,双手朝女尸拜拜,“我会带你多烧纸钱,你闭眼吧。”说完我壮着胆把女尸的眼睛合了起来,但也是费了半天劲,抹了几次才合上。

关了后车门,我舒了一口气。这女人先前把我吓到了。

抹了把脸,我刚要打开车门上车,只听癞子一声惨叫,我一楞,车子已经开了出去。

我跟在后面追了有几百米,边喊边追,“癞子停车啊!”

先前他那一声叫肯定有问题,叫的那么惨!

终于,那车开的弯弯曲曲、东倒西歪后停了下来,我心有余悸的奔了过去。

我昂个头朝车门猛捶了两下,“癞子?癞子?”

“冯哥,她来了,她来了!”癞子哭着喊着跑下车直接一溜烟就消失了。

我朝他追了一小段距离叉腰停了下来,“吗的,癞子,你就是心虚不敢去人家里,也不用这样演戏吧?槽!”

我气的啐了句,这特么大半夜的逃跑,把尸体丢给我来送,良心被狗吃了啊?钱又不是塞进我一个人的腰包。

卑鄙的家伙!上了人家闺女,现在心虚害怕就说见鬼!

气归气,但我总不能大半夜的把尸体撂在路上吧?这算什么事?万一尸体丢了,那就不是赔钱的问题了!

我又赶紧风风火火的朝车子那里跑,打开车后箱,看到尸体还好好的,我呼出一口气。

上了车我朝王家村开去,王瑶瑶家很好找,根据给的地址,很快车子就在一幢豪宅下停住。

刚下车,看到王家的人已经都等着了。一群男人把尸体抬了下来,家属检查完尸体后,客气叫我可以回去了。

期间王家检查尸体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很紧张,手心都在冒汗,生怕查出他家女儿不是初了,那还不得拉着我和癞子陪葬啊!

幸亏没有被发现什么,等我开车回去的时候,下决心要好好教训一下癞子。即使怕见家属也不用半路跑掉吧?

但当我回家后,发现癞子根本没回来?打手机也是暂时无法接通?

按癞子的性格来说,只要有生意肯定在我的店里,而且钱还没拿到不可能玩消失啊?

转念一想到癞子当时的那声惨叫和之前惨白的脸色,我心里隐隐泛起不安。

我的第六感一向准确,接下来的两天,癞子不是消失这么简单,而是失踪了。我甚至去他租的房子里看过,根本没有来过的迹象!

手机打了无数遍,而且后来又接了笔小单子,还好尸体不需要钉骨,只需要缝合,不然还真是棘手。

我决定报警。就在我拿出手机要拨110的时候,音乐响起。一看是癞子打来的。

“冯哥,我要死了,我完了。”电话那头传来癞子的哭声,跟哭丧没两样。

我急的问他,“癞子,你跑哪去了,出了什么事?”

“她一直缠着我,说如果不给她配冥婚陪着她,就要把我吸尽精元而死啊。冯哥,我怎么办?”

她?癞子说的肯定是王瑶瑶!

我平稳情绪镇静的开口,“我说癞子,你是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脑子出现了幻觉?是不是得了臆想症?”

我虽然做阴门生意,但却是个无神论者,压根不信他那要说词。我就是断定他是做了缺德事所以心生暗鬼。

“不是啊,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也没有神经错乱。冯哥,你要相信我,她真的来找我了,就在我旁边!啊啊啊!”

还没说完,癞子一阵惨叫,我的耳朵差点被他叫聋掉,我急的对着手机听筒大喊,“癞子?癞子?”

但是那边成了盲音,我不是心思的挂断电话。想着癞子肯定出事了,这是我一直担心的,不愿意发生的。

现在的问题是,我该怎么找到癞子?

我百无聊赖的走在街上,今天是鬼节,但我当时真没想那么多。说起癞子和我的关系也不是很铁。他除了平时接单子会在店里待上两天,其他时间都会去他那租的房子约炮。

但是放任不管他,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还有合作这层关系在里头。

今晚的人少的可怜,我去过癞子租的房子但依然一无所获,回家的时候已经子夜十二点了。

也许是没精神,路上撞到一个人?

更多章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