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缝尸匠的那些年作者:夜半行者小说

来源 :掌读   编辑 :llw   2018-10-11 13:34

我叫冯阴,是一个逢尸匠。父母死得早,家族传承的手艺,到这我这辈可以说更加精湛。

几年前,我生了一场大病,怎么看都看不好,后来,村里算命的瞎子说我做阴门生意才能保命,不然这关过不了。

瞎子在村里德高望重,被他算过命的人都说他是活神仙,简直精准的不要不要的。

就这样,我死心踏地的做起了缝尸的生意,一做就是五年。期间我还招了个伙计叫癞子,他给死人钉骨的绝活在我们黑水镇那可是一绝。

两人一来一去,也赚了不少钱,但最近赤字的厉害,想接几笔大单子,又因为是淡季,所以这几天哥俩一直在家闲着。

直到来了笔大单子……

来人的是一群保镖,抬着一具尸体。尸体被白布盖住,我和癞子一看来生意,风风火火跑出院子。

为首的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清一色的墨镜,他一招手,后面四个人把尸体抬进了我们屋的停尸间。

接着,那男的甩出一叠钞票,“这是我们王家的大小姐,这里是三万块。钉整了,缝好了,就送过来。就在今晚。”

什么?今晚?我向来最烦的就是跑夜活,但看着厚厚一沓子钱,我犹豫了。反正王家离这里也就隔了一条河。

我连忙点头说会缝的天衣无逢的,癞子的绝活他们也是知道的,我说这就不用我再介绍了吧,但可以保证晚上十二点之前一定送去。

那为首的人临走前把癞子叫过来,贴他耳边说了句话,癞子直点头哈腰的,我把一行人送出院子,再转身看癞子已经不在客厅了?

我走到停尸间看到了他,只见他在发呆。

我看向他,“干什么呢?对着尸体发什么呆?”

“冯哥,你瞧这马子,太美了。”他边说边色眯眯的瞅住那女的。

早就听闻阴阳河对面王家村有个叫王瑶瑶的,在我们这两个村子算是首屈一指的大美人,而且家里特别有钱,估计就是这女的吧。

我撇撇嘴,朝他头就拍了一下,“对尸体也起邪念?无不无聊?”

“是应该做点什么,不然太无聊了。”癞子说完摸了摸女尸,就差流哈啦子了。

槽!这货简直是卑鄙无耻下流。

我对他白了一眼,没再理他。

我看向女尸,这叫王瑶瑶的女人确实漂亮,肌肤白皙,瓜子脸,即使死了看起来都像是睡着了一样,脸色还粉嫩粉嫩的,肌肤像是能挤出水来。

但这女人的周身冷咧异常,我做了五年的缝尸,什么尸体都见过,就是没见过这么冰冷的。我没莱由的打例如个激灵,感觉屋内的温度骤然降低。

“怎样?冯哥?这女的不错吧?”癞子痴迷的盯住女尸边搓手边惊呼,“哎呀,这王瑶瑶的身材真是没话说,简直是个大波霸,而且她下面粉嫩粉嫩的,只是这屁股怎么裂成了这样?”说完他把手朝女尸伸去,还拨弄了一下。

我不客气的拍掉他的手,扼住他的手腕逼问,“你特么少犯色。我问你,刚才那秃子和你说什么的?”

“那秃头告诉我,这王瑶瑶断裂的是盆骨,要我钉好一点,瞧你紧张个什么劲啊。”他甩开我的手,揉了揉,随即把女尸的腿分的更开。

“你可不要有什么邪念,王家财大势大,我们惹不起。”我严肃的提醒他。

癞子摆摆手,“我就那么一说,欣赏一下而已,还真能对个死人做出什么啊,行了,冯哥,你出去吧,这都七点半了,不然来不及了。”

我见他恢复了正色,拿好工具准备干活,我这才放心的走出了停尸间。

我头名过门逢看了看,那货在帮尸体的盆骨处钉骨,只听锤字的声音一下下的响起,我才彻底放心的走向客厅。

刚想坐沙发上歇歇,忽然察觉院子外面有动静?

我家围墙比较矮,看样子有道影子在晃动,我走出去,听到一阵桀桀桀的叫声。

这时,有人喊我,我开门一看是癞子老三。

老三虽然和我不在一个村,但从小就一块玩,而且又是同学,关系算很铁的。

看他今天满脸愁容,我狐疑的问他,“你怎么了?这么晚来有什么事吗?”

“来看看王瑶瑶。”他说完叹口气。

我这才想,老三和王瑶瑶都是同一村的,我笑笑,“你是不是看这么大美女死了,心里不是滋味?”

“能好受吗?老子追了她几年,连个手都没搭过,这就死掉了。可惜了。过来就是看她最后一眼。”老三说完一副惋惜的样子。

我拍拍他的肩,“行,你等会再看。癞子在里面钉骨呢。”

“那我等会吧。”老三说完和我坐沙发跟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聊他以前是怎么追王瑶瑶的,但不管他怎么做,那妞就是不动心。

刚说没几句,我又听看到围墙那儿有动静,我这回几乎是冲到院子外的,打开门,赫然一张风烛残年的脸毫无预警的出现在眼前,把我吓了一跳。

原来是个老太!佝偻着身子,脸上的皱纹像被揉成一团再铺开的纸一般苍老。此时在对着我桀桀的笑。

刚才的笑声原来就是她发出的!这会,我发现老太的手上提着个红鞋?那鞋子是只绣花鞋,而且在昏暗的光线下鲜红如血。

这老太太奇怪了,我顿时心里不舒服。

“我说大娘,看你眼生的很,不是我们村儿的吧?”我礼貌的问她。

那老太又尖锐的笑笑,“我在给我孙子找鞋子。”

孙子?找鞋?可这双鞋明明是绣花鞋,不是女人穿的吗?而且是新娘子穿的那种。

我古怪的看着老太,“大娘,这么晚了,你的家人怎么不帮你找?一个人在外很危险的,快回家吧。”

我这样说,主要是不想和她耗,毕竟老三还在屋里等我。

“怎么就找不到了呢。”老太边说边朝黑暗中走去,很快就融入黑暗中不见了。

老太走后,王大爷家那条大黑狗居然冲着老太走掉的方向猛叫?

真纳闷,这狗平时一向温顺,这会叫个什么劲啊?我拿了几块石头把狗砸跑后就回到了屋子里。

老三依然坐在沙发上,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

我想起癞子那货,走到长廊上朝停尸间喊了声,“我说你钉好了没有?”

门内传来恩啊恩的声音,癞子的回应的声音断断续续,又说快了快了。我就走回了客厅。

抹了把脸上的汗,我坐在沙发上大口喘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不安。

想起那老太这会觉得不对劲:这老太脸生的狠,不像是本村人。再一个,大半夜的去河边找鞋子,这不是太离谱了吗?

去冰箱拿出一盘花生米和一瓶灌装的啤酒,打开就朝喉咙里灌。

刚灌到一半,见癞子出来了。老三进去了,

癞子问我老三来做什么,我说王瑶瑶是他心里的女神,这会死了,来看一眼。

他先是一楞,随即笑了,“这妞确实是正点,难怪死了都还有人惦记。”

癞子一句话被我给呛死,我猛的咳嗽起来,总觉得他隐隐哪里不对。

我猛的看向他,只见癞子边走边穿裤子,红光满脸,满头大汗,一身的肥肉随着他的走路颠啊颠的。

“你怎么这副样子?”我心下咯噔一下,疑惑的问他。

癞子猥琐的笑笑,“没忍住。”

我一楞……

下一秒,我彻底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气的把啤酒罐砸他脸上,他一躲,罐子从他头顶飞了过去。

我气的一把揪住他衣领压低声音质问,“你特么把尸体给弄了?”

更多章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