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侠第48章在线阅读

来源 :   编辑 :llw   2018-06-13 16:10

随着易挽寻的《侠客行》敲定最终归属,这一场慈善拍卖会终于接近了尾声......天地有侠第48章免费在线阅读。天地有侠更多精彩尽在此,一起来看看吧!

天地有侠第48章在线阅读

第四十八章 会后风波

随着易挽寻的《侠客行》敲定最终归属,这一场慈善拍卖会终于接近了尾声。

谢正清略一清嗓,道:“经过工作人员的统计,本次慈善拍卖会最终成交总额为十七亿五千万,这笔款项将如数捐献给潇湘市慈善协会,届时,慈善款的流向以及明细将全程公开,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共同监督!在此,谢某代表鉴定协会,真诚感谢大家为慈善事业所作出的贡献!”

十七亿五千万!

在场之人无不震惊咋舌,不仅是单笔拍卖成交额打破了历年记录,拍卖总额也是一个全新的高度。

当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仅仅是最后的压轴拍卖,就达到了10亿的天价,可谓是一枝独秀。

如此一来,易挽寻也就成为了本场当之无愧的最佳。

只是,只有极少一部分认识易挽寻的人,才知道这个内情。

得知这个信息,易挽寻倒是非常淡然,唯独令他欢喜的是,这笔钱,应该可以帮到许许多多的人了。

“尤其要感谢提供《侠客行》,作为本场压轴拍卖的那位先生,衷心感谢您的无私奉献!”谢正清也点明了这一点。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道极其不和谐的声音。

“我不服!我要投诉!”

易挽寻眉头一挑,这个声音,他已经相当熟悉了。

正是杨不修!而杨振德也是一脸愤慨地站在一旁。

不仅仅是易挽寻这边三人,杨不修的声音也引起了其他参会观众的注意,包括谢正清。

“这不是杨不修吗?”

“杨不修是谁?”

“就是……”

谢正清见到出声之人是杨不修,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道:“你有异议?”

“当然!”杨不修道,“《侠客行》也配作为压轴拍卖品?连作者是谁都不敢报出来,只怕是一个藏头露尾的鼠辈吧?”

“这事是老夫做的主,怎么,你要质疑鉴定协会的权威?”谢正清淡淡道。

“质疑?”杨不修一阵冷笑,“质疑倒是不必了。”

谢正清浓眉倒竖:“那你在此聒噪什么?你以为这是在你家?”

杨不修好整以暇道:“我虽然不质疑,但是我就不能投诉了?你鉴定协会暗箱操作,还不准老夫投诉,莫非是做贼心虚?”

谢正清大笑,道:“暗箱操作?那你倒是说说,我鉴定协会如何个暗箱操作法了?”

“哼!”杨不修一声冷哼,却不接话,转而向众人道,“诸位,这无名之辈的《侠客行》根本不配作为压轴出场拍卖,而且更不配拍出10亿的天价!”

杨不修这一番话引起了很多人的深思,他们虽然也认可这副书法有其独到之处,但要说能值10亿的天价,的确有些夸张。而且这杨不修话里有话,什么叫不配作为压轴拍卖品?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东西?

想到这一层,当下便有人出言道:“那你的意思是说,还有比这更好的东西了?”

杨不修闻言一喜,向那出言之人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杨不修傲然道:“不错,这也就是老夫为何说他鉴定协会暗箱操作了。”

谢正清此时已然明白,杨不修的居心何在,反而愈发镇定,当即淡淡道:“杨不修,既然如此,那你大可以把话说清楚!”

喻宝儿此时见杨不修又跳了出来,黛眉深蹙,看向易挽寻道:“挽寻,他不会是在说那个什么《蜀素帖》吧?”

易挽寻也猜到了几分,点头道:“应该是,不过我看那谢老先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妨先看看。”

此时,杨不修道:“谢正清,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老夫也不用给你什么面子了。我问你,老夫带来的《蜀素帖》去哪儿了?”

此言一出,观众之中再度一片哗然。当即有人惊呼道:“难道是宋代米芾的《蜀素帖》?”

杨不修傲然道:“正是!所以老夫才敢有如此底气,那什么《侠客行》根本不配!”

不少人在询问得知《蜀素帖》是何物时,终于恍然大悟,的确,如果真是米芾所写的《蜀素帖》,那这一副《侠客行》的资历就不够看了。人家那毕竟是传世名帖,在全世界艺术界都有着极高的地位。

谢正清闻言哈哈大笑,颇为玩味似打量了一番杨不修,缓道:“你说,你带来的是《蜀素帖》?”

杨不修一脸不屑,道:“难不成老夫会拿这等大事开玩笑?老夫上呈的《蜀素帖》,是你鉴定协会副会长吴雁立亲手接收,不信,你可以叫出来对质。”

“对,叫出来当面对质,如果真是《蜀素帖》,那我们有理由要求,再加一场拍卖!”不少人纷纷起哄,他们的心态,就是隔岸观火,不嫌火大。

谢正清淡然摇头道:“不用了。”

“不用了是什么意思?”杨不修此时已经认定,肯定是谢正清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从中作梗,“难道你堂堂谢正清敢做不敢当了?”

谢正清脸上露出一丝嘲讽,道:“杨不修,本来念你在书画界还有一点薄名,不想与你计较,看来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杨不修闻言心中一跳,摸不清谢正清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此时已经骑虎难下,杨不修也坚信自己不可能出问题,硬气道:“那你承认了?”

“承认什么?”谢正清反问道。

“收了我的《蜀素帖》却不拿出来,你不是想私吞吧?”杨不修冷笑道。

“是,吴雁立的确收了你呈上来的《蜀素帖》。”谢正清道。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纷纷以一种质疑询问的眼光看向他,显然,大家都在等待谢正清给出合理的解释。

易挽寻几人也都不意外,当时杨不修递交《蜀素帖》时,他们也在场。

只不过,易挽寻也没搞明白,为什么最后的压轴拍卖就变成他的作品《侠客行》了。

谢正清见人众人如此态度,摇头一笑,高声道:“让吴雁立带《蜀素帖》上台!”

片刻,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头手持卷轴哆哆嗦嗦地走上了台,易挽寻一看,认得他就是先前那鉴定师,吴雁立。

谢正清道:“吴雁立,你收了杨不修呈来的《蜀素帖》?”

吴雁立抬头见杨不修正站在场下,脸上不禁露出为难之色,又看了看会长谢正清,咬牙道:“没有!”

“什么?”

台下一片哗然,这又是在上演哪一出戏?

杨不修一脸不可置信,难不成这老贼子反水了?还是说已经与谢正清狼狈为奸,要私吞自己的宝贝?

杨不修怒道:“吴雁立,你他妈睁眼说瞎话,口口声声说没有,那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难不成是一坨狗屎?”

吴雁立冷汗涔涔,一张脸憋得通红,道:“不错,它就是狗屎!”

“呵呵。”谢正清摇头一笑,道:“你把它打开,好让在座各位看个明白。”

话是这么说,谢正清却没有移步过去的意思。

吴雁立一咬牙,将手中卷轴放在舞台地面之上,卷轴一滚而开,摄像机适时对准了画卷,将影像传输到了银幕之上。

“青松劲挺姿,凌霄耻屈盘……”

易挽寻逐字读出,书法所写内容的确是《蜀素帖》无疑,不过……

喻世春哈哈一笑,转头对易挽寻道:“挽寻,你也看出来了?”

易挽寻摇头一笑,无奈道:“原来是赝品。”

此时,易挽寻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书法最后会作为压轴品出场,因为杨不修所带来的《蜀素帖》居然不是宋代米芾的真迹,而是赝品。

也就是说,假的!

这一点,易挽寻只读第一句就看了出来!这幅字徒有其表,而无其神!只不过是后人临摹而成,不过可以看出来,这位作者显然善于模仿古人真迹,足够以假乱真。如果于书法鉴赏上没有一定的造诣,说不定还看不出来其中的端倪。

但是台下很多人就不明白了,有人道:“这明明就是《蜀素帖》啊,有什么问题?”

谢正清解释道:“论书法内容,的确是宋代米芾的《蜀素帖》无疑,但杨不修所带来的这一副,不过是赝品,乃后人临摹所作。虽然有着以假乱真的水平,但赝品再真,也终究是赝品。各位,这下可明白了?”

众人恍然,原来是山寨货……一时间,各种戏谑嘲讽的目光纷纷看向杨不修。

杨不修一时无法接受,假的?不可能!杨不修怒道:“老贼!你诓谁呢?怎么可能是假的?”

见杨不修居然还不死心,谢正清摇摇头,道:“拿文物局的检验报告来。”

什么?还有文物局的检验报告,那可是官方文件!

杨不修一阵心惊肉跳,难道真是赝品?但看谢正清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再看吴雁立那货一脸死了爹妈的苦相,杨不修仰天长叹,苦涩交杂,心知今天大势已去,算是彻底栽了。他虽然品行不端,但老脸还在,心知再待下去也只是自取其辱,神色怨毒地看了一眼喻世春和易挽寻,拉起一旁不知所措的杨振德,转身就走。

易挽寻自然注意到了他那怨恨的眼神,不过却不以为意,随便他去了。

就在杨不修二人走出致远阁时,谢正清同一时间宣告了这件书法作品的死刑,只见盖有官印的文书报告上,赫然写着:赝品!

更多精彩: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