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侠第46章在线阅读

来源 :   编辑 :llw   2018-06-12 16:59

当摄像机将书法内容呈现在大屏幕之上时,易挽寻终于知道喻世春所带来的是他的哪一副作品了......天地有侠第46章免费在线阅读。天地有侠更多精彩尽在此,一起来看看吧!

天地有侠第46章在线阅读

第四十六章 绝世书法

“赵客缦胡缨, 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 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 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 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 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 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 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 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 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 白首太玄经。”

当摄像机将书法内容呈现在大屏幕之上时,易挽寻终于知道喻世春所带来的是他的哪一副作品了,正是诗仙李太白的《侠客行》!

那一日青衣回归,与王扬比武以后,易挽寻被喻世春拖着上楼写字,当时剑意不散,萦绕心头。

易挽寻微微酝酿,便挥毫写下了这一首《侠客行》,其中,作为经典被广泛传诵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正是出于此处。

易挽寻的行书造诣何其之高,更绝的是,在这一手行书之中,他融入了自己领悟的剑意。笔画勾连,皆如剑气纵横,潇洒不羁,慷慨悲壮。

不出谢正清的意料,全场一片寂静,可谓是鸦雀无声!

全场人都愣住了!

哪怕是再不懂书法的人也深深被这一副字所吸引,眼中只剩下了那如剑一般的笔墨!

他们仿佛看见一个蓑衣斗笠的无名剑客,逍遥在无穷无尽的天地之间,黄沙滚滚,无数杀气凛然的敌人如鬼魅一般贴近。然而,无名剑客动了,每一次出剑,青天之下便划过一道青光,如九天霹雳,冷冽刺骨!

当天地重新恢复清明,远方只留下那剑客萧索的背影。

众人心底只留下一个声音:惊为天人!

当他们缓过神来,急切地想要知道,如此神迹究竟出于何人之手——署名!于是纷纷朝书法最左下角看去,却让众人失望的是,镜头并没有给到。

是了,谢正清刚才说,此时不便透露作者的姓名。

即便如此,场中仍然不乏眼光毒辣之辈,比如钟离秋,再比如澹台玄与澹台清羽!

他们可都是见过易挽寻所写的“潇潇雨歇”。每一个书法大家,在行笔之时,都有着他不可磨灭的特征。虽然这几人也没有看见署名,从纵观整个书法,足以肯定,作者就是易挽寻!

钟离秋喟然一叹,对钟木道:“孙儿,你那同学不简单啊!”

钟木闻言一惊,难道爷爷已经知道为他传功的就是老大了?没道理啊,虽然刚刚和爷爷介绍了易挽寻,但根本没提到其他什么啊!

殊不知,钟离秋说的根本不是这个!当他得知那个坐在钟木旁边的少年名叫易挽寻时,钟离秋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一次在喻家别墅所见的书法作者!

钟木心中七上八下,他可是非常清楚,得知自己被人强行传功,爷爷有多恼火!钟木小心翼翼问道:“爷爷,您知道了?”

钟离秋以为钟木说的是书法之事,道:“我当然知道,就是易挽寻!”

“啊……”钟木苦着个脸,“爷爷,您就别追究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再说了,上次挽寻传功,也是事出有因,我还趁着这个机会突破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钟离秋闻言一怔,猛然反应过来,眼中精光大绽,盯着钟木道:“什么?你说为你传功之人,就是易挽寻?”

“呃……”钟木一头雾水,“您不是说,您已经知道了?”

钟离秋呆了半响,摇头苦笑道:“你小子打死不说,我上哪去知道?我说的是台上这副书法!”

钟木终于弄明白了,心中哀叹,敢情自己这是主动撞在枪口上,弄巧成拙了。想通此节,他却又疑惑了,道:“台上这副书法和老大有什么关系?”

既然已经说破,钟木索性也就不再避讳了。

“老大?”钟离秋神情颇为玩味,“这一副《侠客行》就是你的老大易挽寻写的!”

钟木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半响才道:“我靠,老大也太牛逼了吧!”

钟离秋不再答话,当他从钟木嘴里得知,传功之人就是易挽寻时,心中却是另一番心思……

不说钟离秋祖孙两人如何谈论易挽寻的事,澹台清羽那一边也同样不平静。

当她看到这副《侠客行》时,心中的震惊程度丝毫不低于第一次见“潇潇雨歇”时。她隐晦地看向易挽寻,心中十分复杂,这个少年固然才华卓绝,可惜,他不是那个奏笛人。在澹台清羽心中,她更在意那个奏笛之人,那般人物,才真正是自己所仰慕的知音。

易挽寻自然不知他的一时兴起竟造成如此大的轰动,好在谢正清没有报出他的名字,否则非得让他一番焦头烂额。易挽寻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如果能低调就尽量低调,这是他做人做事一贯秉承的准则。

喻宝儿因为兴奋,一张脸蛋红扑扑的,眸眼里闪烁着盈盈光彩,她回头看向喻老爷子,道:“爷爷,你说挽寻这幅字能拍出什么价格?”

喻世春一笑,道:“这我可就说不准了,肯定比我要高。”

喻宝儿惊讶地张了张嘴,比喻世春还要高?要知道她爷爷的那一副字可是拍出了3亿的天价。不过喻宝儿就释然了,易挽寻在书法界虽然没什么名声,但在书法上的造诣却是丝毫不比喻世春低,从喻世春对易挽寻的推崇程度上就可以看出。

何况台上还有谢正清这么一个粉丝呢!

易挽寻对此倒是看得很开,淡淡道:“只要能帮到那些贫困的孩子就好。”

易挽寻从小生活在大理边陲,因为两位爷爷的缘故,他的生活虽然朴素淡泊,不缺吃穿,但镇上不乏贫困家庭,他们的生活窘境,易挽寻也有所了解。这也是为什么当知道这一场拍卖会是做慈善时,他如此热衷的原因。

喻宝儿嘻嘻一笑,道:“那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就在易挽寻几人闲聊间,谢正清在台上毫不吝啬对于这卷《侠客行》的溢美之词。他有多年鉴宝的经验,对于书法,自然也有独到的见解。在他的点评之下,即便是不懂书法之人,也看了出来,这幅字究竟好在什么地方。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而在这些内行之中,却还有区别,其实谢正清之流还属于外行!因为他不懂武学!对于这副书法,他立足于书法本身上,诸如谋篇布局、笔法技法等。而像澹台玄、钟离秋以及喻世春这种既懂书法又懂武学之人,则更能发现易挽寻手笔的不凡之处。

以剑法所成书法,剑法已然高到了一种令人惊骇的程度!这已经是超然于书法基本审美之外的东西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第一出价了。

“一亿五千万!”

此价一出,台下立时一片哗然。第一个喊价就已经达到此前最高成交价的一半!

更多精彩: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