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侠第14章在线阅读

来源 :   编辑 :llw   2018-05-16 17:03

喻世春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见孙女喻宝儿和易挽寻一同回来......天地有侠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天地有侠更多精彩尽在此,一起来看看吧!

天地有侠第14章在线阅读

《天地有侠》第十四章月华明心

喻世春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见孙女喻宝儿和易挽寻一同回来,脸上浮现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喻宝儿见老头子这副怪笑,哪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当下脸色也是一红。易挽寻偏偏没有注意到这些。

喻世春道:“这么晚干什么去了?”

喻宝儿白了他一眼,道:“你问你的挽寻老弟!”

易挽寻一笑,于是原原本本将商场桃源门一事说了一遍。喻世春听完易挽寻的叙述,激动得拍了拍手掌,道:“好小子,没想到你还藏了这么一手。见你第一面就觉得你气度不凡,原来还是个少年高手。来,让我试试看。”

老爷子身形一动,携着一股劲风便向易挽寻挥掌拍来。易挽寻大笑一声,脚上退了一步,他并指成剑,正点在喻世春的掌心,内力凝指不发。二人一触即分,整个过程不过一秒钟而已,连就在一旁的喻宝儿都只觉得一道风吹过,随后什么都没看清,两个人就分开了。

“至微境!”易挽寻笑道,只和喻老爷子对上一掌,便知他的内功境界也是处在至微境,不过两人交手一触即发,具体是在什么阶段就不得而知了,想来境界要比易挽寻高,毕竟他也是今天才突破,还来不及稳固。

喻世春将杯中茶一饮而尽,叹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他心中却是十分震惊,到了他这个年纪,内功趋于成熟,很难再有大的突破,因此也更加明白武学一道是多么地艰难。而年仅16岁的至微境,可以说在现代武林之中,从未见过!要达到这种成就,天赋、心性、毅力缺一不可。何况易挽寻处于这样的青春年华,正是向武学高峰攀登的绝好时机,未来的成就可以说得上无可限量。

当下心中也更是欢喜,虽然他已经多年不再过问喻家的俗事,但给孙女找一个好的归宿却成了他最近这一段时间最大的心事。显然,易挽寻成了他最好的选择。

喻宝儿忽然道:“爷爷,挽寻他废了白举义,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老爷子大笑,道:“什么样的麻烦对于挽寻来说都算不上麻烦!”

喻宝儿一头雾水,问道:“什么意思?”

喻世春满是欣赏地看着易挽寻道:“宝儿,对于武学上的事情,你了解甚少。就这么和你说吧!挽寻的武功不在我之下!”

不过在实力方面,喻世春却着实看走眼了,花甲之年的他,内家功夫处在第四重至微境后期,这些年来虽然浸淫书法,落下了内家修为,但实打实的底蕴摆在这里。在一招试探之下,他以为易挽寻也是至微境后期,毕竟方才虽然没有动真格,但从内力的浑厚和凝练程度上来讲,易挽寻和他不相上下。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易挽寻也就是几个小时前才突破到第四重至微境,现在连初期的实力都没有稳固!

喻宝儿一脸震惊地看着爷爷,又转头看了看易挽寻,道:“好呀!原来藏得这么深!”她心里却是想到,让钟木这小子去关照他,倒还是多此一举了。

易挽寻无辜道:“你又没问……”

喻世春抚了抚须,道:“防人之心不可无,那白举义毕竟是现宗的二弟子,你把他给废了,桃源门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不过也算不得什么,这点我倒是不担心。”

易挽寻冷哼了一声:“这现宗的人侍强行窃,来一个我废一个。”说话间,一股少年英气自然而然流露而出,加之易挽寻内力深厚,竟隐隐有一股威严的气势。

喻世春心中暗赞,看着易挽寻愈发满意了。他又偷眼瞧了一番孙女儿,只见喻宝儿两腮飞红,眼眸如水,情意绵绵。

喻宝儿见老爷子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心中忽然一阵慌乱,娇声道:“不早了,我要去休息了!”随后急急忙忙上了楼。

看着喻宝儿上楼去的背影,喻世春笑着道:“挽寻啊,你觉得宝儿怎么样?”

易挽寻疑惑道:“怎么样?很好啊!”

喻世春尴尬地咳了咳,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易挽寻更加疑惑了,显然他没有明白喻世春到底是什么意思。看着易挽寻一脸茫然,喻世春讪讪道:“唉!你们年轻人的事还是自己解决,我这老头子就不掺和喽。”说罢,端起茶杯自行上楼去了。

易挽寻怔怔站在原地,不知所以然……

云水洲环境清幽,夜色静谧。此时一轮明月高悬,月华如玉,倾泻如水。

易挽寻独自在房间中打坐练功,只见他盘腿而坐,掌心朝天,双目紧闭,气息吞吐间,隐隐可见白色的内息在体表流动,好不神奇。

习武不是逆天而行,反而是顺应自然。天地大道,包罗万象,人体有极,但可以通过练气化神,在有限之中无限地增加人体素质和机能。

所谓至微,即是内力在微观上的修炼和控制,是第三重外化境的延伸。

易挽寻的丹田之中内力充盈饱满,有如淘淘江河,汹涌澎湃。在他的心神控制下,那一股内力瞬间分化为千道万道,朝四肢百骸而去。十二经脉以及奇经八脉是人体大脉,但在这些主要经脉之外,还存在着无数的支脉和细脉,如同人体的毛细血管一般。这些经脉彼此连接、交错,共同组成了人体活性和机能的传输中心。

易挽寻在外化境时对于内力的掌控就已经达到巅峰,因此在至微境上也非常得心应手,稍作调息,便将境界稳固在至微初期。内力在体内运转不息,直至感觉到饱和,无法再精进,易挽寻这才罢手。

整个过程,易挽寻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这等速度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惊为天人了,放在别人身上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其实主要还是得益于易挽寻在外化境巅峰的造诣,许多练武之人急于攀登更高的境界,在外化境时,达到后期便尝试突破,几乎很少有像易挽寻这般继续打磨,直至对内力的控制炉火纯青,到达巅峰!

一口白气从胸间吐出,易挽寻睁开眼,收势起身。

“至微境初期!”感受着身体内的力量,易挽寻感到十分满意。从小习武的他,十几年来日夜不辍,每一次对更高境界的冲击都是一次身心的洗涤,洗去铅华,获得新生。

小时候不喜欢练功,不肯吃苦,是两位爷爷拿着尺子逼着练,后来懂事了,体会到追求武学更高境界的快乐,因此会将全部身心投入其中,而现在习武练功已经成为了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或许也是他在这个现代社会立足的唯一凭借。

易挽寻走到窗前,只见远处湘江流水平静,月光照在水面上,如白色的镜子一般。他不由得想起两位爷爷来,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方。想到此处,易挽寻从怀中拿出了那支玉笛,只见这支长约十公分的笛子通体由碧绿的翡翠所制,晶莹剔透,灼灼其华。

“两位爷爷说,这支笛子是他们师门的东西,那也就是我的师门了?”

从离家那一刻起,他便将玉笛随身携带,一刻也不曾放下。

易挽寻见江景月色,心有所感,将笛子横在唇边,轻轻吹奏起来。当第一个音符跃动而起,随后便绵绵不绝,行板如歌,旋律轻盈,时而吟唱般低回,时而高歌般激昂。玉笛材质特殊,由翡翠雕琢而成,声音因而清亮通透,加之易挽寻吹笛技巧高超,乐曲流淌而出,柔美动人,宛如天籁。

喻宝儿和喻世春自然都听到了,爷孙俩齐齐从各自的卧室走出,在二楼厅堂之中,两人相视一眼,都感受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

“是挽寻!”两人齐声道,笛声正是从易挽寻的房间中传出。

喻世春深深一叹,道:“文武全才,如此少年当真是天下罕有!”

喻宝儿脑海中闪现出易挽寻那挺拔修长的身影,俊朗清秀的面容,眼眸中深情无限,此刻的笛声又深深地响起在她心底,如一道明媚温暖的阳光,彻底叩开了她的心扉。喻世春看着孙女这副模样,摇了摇头,转而进了书房。只留喻宝儿独自一人站在厅堂,柔情百转。

……

当情到深处,易挽寻魂入其中,不知不觉间已真气鼓荡,气息更加深长。笛声一经真气辅助,穿透力更强,从喻家别墅冲顶而出,一时间笛声飞扬,大半个云水洲都听见了。

云水洲花草丛林掩映之中,另一处别墅,只见院子里停了两部豪车,别墅中灯火通明,不时之间传出响亮豪放的笑声。

别墅正厅,两位老者居于太师椅之上。左首这一位身着白色长衫,白发白须,眼神明亮,颇有一股道骨仙风之感,如果易挽寻在这儿,一定会发现这老者眉目间竟然与钟木有五六分相似!这老者正是钟木的爷爷,钟离秋!而右首那一位老者,身材魁梧,面相粗犷,一身黑衣黑裤,显得十分精练。所谓“北公冶南澹台”,此人正是澹台家的老爷子,澹台玄!

厅下的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女孩年龄稍大点儿,看起来莫约十七八岁,明眸皓齿,容貌俏丽,尤其那一双丹凤眼之中神采清光,在一袭青色长裙映衬之下,气质卓然,翩翩如仙。如此美貌竟分毫不输喻宝儿!

而男孩则稍小,不过十四五岁,面貌也十分清秀俊美,只是面色有些苍白,显得有一点病态。

这是一对姐弟,姐姐正是那与喻宝儿并列潇湘市一中校花榜的澹台清羽!而弟弟则叫澹台清云,都是澹台世家当代的后生。

这时,一个和钟木外貌十分相似的中年男子从厨房走出来,手上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有着三杯正冒着热气的绿茶。这人自然就是钟木的父亲,钟宏。

钟宏先是走到澹台玄面前,递茶道:“玄伯父请用茶。”

澹台玄笑着接过,当下便轻嘬了一口,赞道:“你这个老鬼倒是会享受,正宗的庐山云雾,丝毫不差!”

钟离秋得意笑道:“哈哈!你来了我才舍得拿出来,别人来随便就打发了。”

钟宏也是一笑,又走到两姐弟面前,递上茶道:“清羽清云二位小侄,用茶。”

澹台清羽伸出两手接过,道:“谢宏叔叔!”

澹台清云则大大咧咧一把揽过,当即仰头便饮。钟宏心里一惊,急忙道:“侄儿小心烫!开水呢!”

话还没说完,清云扬了扬手里的杯子,众人一看,水已饮尽,只剩了茶叶。

清羽笑吟吟道:“宏叔不用担心,清云有真气护体,一点开水算不得什么。”

钟宏这才了然,当下道:“你们聊!”于是借步回避。

澹台玄看了一眼他这孙儿,惋惜道:“给这小子喝倒是浪费了。”

清云一听就不乐意了,争道:“怎么就浪费了,不就是一点茶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清羽连忙道:“清云!不得无礼!”

钟离秋摆了摆手:“无妨无妨,哈哈哈。”

这时,澹台清云忽然道:“木哥呢?我要找他玩儿!”澹台玄闻言也是问道:“对了,今天怎么没看到你那宝贝孙子,这个点应该也回家了吧?”

钟离秋闻言脸上蓦地出现一丝怒火,一拍桌子,道:“今天这个小畜生跟人打架,还是跟那个褚奇健!”这时,他看了看澹台清羽,“你应该也认识吧?”

澹台清羽点点头道:“认识,功夫不低,是练铁布衫一类的外家功夫。”

澹台玄道:“我也听清羽说过,这个褚奇健有些力气,不过,钟木才锻脉境,应该打不过吧?难道受伤了?”

钟离秋叹道:“打不过是打不过,不过这畜生有招呀!不知道哪个高手强行在他体内打入了一股真气,靠着这股真气差点还把那个褚奇健打废掉!不过自己体内空虚,之前连路都走不动,瘫在床上呢!我刚给他扎了两针,现在正练功复气。”

澹台玄也震惊了,道:“这也太胡闹了!如果那人万一出点差错,不就活生生把钟木给毁了?”

钟离秋道:“是啊!我就是为这个生气,你说一旦失手,这小畜生的经脉就得尽断,一辈子都得是个废人!”

澹台玄脸有愠色,道:“知道是谁吗?”

钟离秋摇头道:“这小畜生死活不肯说,我也拿他没办法。”

澹台玄安慰道:“算了,好在到底是没出什么差错。”

澹台清云道:“我去看看他!”说完就往楼上跑去。清羽想拦住,可还来不及出声,这小子就已经跑没影了。

钟离秋沉思半响,转头向清羽道:“学校有这样的高手吗?”

清羽微微蹙眉,道:“据我所知,能将真气输入他人体内,并且还能帮助受气者制敌取胜。这样的人还真没有。”

澹台玄也笑道:“你太多心了,有这样的功力的人还能是个学生?”

钟离秋叹道:“也是,至少都是我们这一辈的人了。”他摇摇头,“谈正事吧。”

就在这时,一阵隐隐约约的笛声传来,紧接笛声越来越强,直至清响嘹亮,如滚滚涛声,仿佛就在耳边。

钟离秋和澹台玄面色一变,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好强的内力!”

澹台清羽则被吸引,已完全沉浸在这美妙的笛声之中,这声音虽亮,曲高时已经宛如雷霆,但内在却十分平和,毫无压迫之意。反而听来情意绵绵,神韵悠长,她不禁想这笛声的主人究竟是什么样的风采呢?当下不由得赞叹道:“此人好高的音乐修养!”

钟离秋快步走到门口,顺着声音望去,澹台玄亦与他并肩而立。

“是喻世春那老东西家那边传来的。”钟离秋怔怔出神。

“这老家伙难道改行不写字了?”澹台玄笑道。

钟离秋摇头道:“不,这个老家伙我跟他几十年的交情,他什么样我能不知道?这不是他吹的。”

澹台玄闻言顿时来了兴趣,道:“另有其人?潇湘市什么时候来了这样的人物?”

钟离秋道:“明天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两人相视一笑,神情之间都有些好奇。过了半响,笛声甫停,一切终归于平静。

钟离秋澹台玄二人又并肩走回正厅,不再谈论笛声的事情。钟离秋道:“玄兄,这一个月,清云体内的情况怎么样?”

澹台玄叹道:“还不是老样子……”话还没说完,他便轻轻咳嗽了两声,脸色也微微变得发红。

钟离秋见他这副样子,也叹道:“我们这样始终只是拖延之法,没有彻底解决问题。没多少时间了,一旦彻底爆发,我也回天无力。”

澹台玄面色悲戚,鬓角已隐隐发白,散出一股迟暮之气:“钟兄,没有其他办法了?”

钟离秋仰天长叹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能有一个既精通人体穴位和经脉,内力又极为雄浑的高手,而且他的内力还必须属性平和,并且控制极为精细,不伤经脉!或许可以逆天改命。”

澹台玄怔怔道:“在这世间又去哪里找这样的人?”

钟离秋摇摇头,道:“放在十几年前,或许还有……你……”

澹台玄瞬间意会他在指代什么,悲叹道:“也许这就是命吧。”

“清羽。”澹台玄叫了一声。

澹台清羽坐在沙发上,思绪还沉浸在先前那笛声之中,无法自拔。

“清羽?”澹台玄转头看了看澹台清羽,却发现她目光正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清羽!”钟离秋喊道,“想什么?”

“啊!”澹台清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事?”

两个老头子对视一眼,无奈苦笑。澹台玄道:“去把你弟弟叫下来,钟爷爷再给他行两针。”

……

喻家别墅,易挽寻收笛而立,望着青天之上那一轮明月怔怔出神。静夜楼阁月华明,笛声飞扬撩人心,这一夜又不知道多少人为此难以入眠了。

更多精彩: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