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侠第13章在线阅读

来源 :   编辑 :llw   2018-05-16 17:01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需要什么?”易挽寻和喻宝儿刚进商场一楼......天地有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天地有侠更多精彩尽在此,一起来看看吧!

天地有侠第13章在线阅读

《天地有侠》第十三章桃源风波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需要什么?”易挽寻和喻宝儿刚进商场一楼,立时就有一个穿着白衬衫打着领结的服务生走上前来。

“手机!”喻宝儿道明来意。

服务生微笑道:“请跟我上4楼!”

当下这名服务生引着两人坐直行电梯上了四楼。

四楼全是电子产品卖场,手机、电脑、电视等商品琳琅满目。服务生将二人送至四楼后,自行离开了。喻宝儿则带着易挽寻一家家看着,不时指着各色款式的手机询问易挽寻是否喜欢。易挽寻对这样的东西不甚感兴趣,无论喻宝儿问起哪一款,他都答好。

知道这个家伙的心思,喻宝儿也有些无奈,只好自己一边看着,一边听着导购员的介绍,心里合算着是否适合易挽寻使用。

其实给他买个手机也没有什么其他用处,就是方便联系。

忽然,易挽寻碰了碰了她手臂,道:“你看那边——”

喻宝儿疑惑地顺着易挽寻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这一条道上的尽头,是一个ATM机,此时一个打扮富贵的中年妇人正站在机器前取线,之所以能引起易挽寻的注意,是因为此时已经有两名神色可疑地男子凑了过去,假装在那女子身后排队。

女子取完钱,将一叠厚厚地钞票放进包里,随后抽出银行卡准备离开。在她身后那名男子立时拍了拍她肩膀,紧接着两人交谈了一会儿,结果那男子频频躬身,似是在道歉,那女子则皱着眉头离开了。但是她没有注意到,在她与男子交谈时,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转移。另一名男子假装上前取线时,手脚十分利落地划开了皮包,夹起其中的钱包,随后揣进口袋。女子并没有发现自己的钱包已经被偷了,而此时两人神色得意,正走扶梯下楼而去。

易挽寻和喻宝儿作为旁观者,整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两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桃源门!”

易挽寻时刻挂念着那封遗失的书信,见到桃源门又在行窃,自然不肯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他对喻宝儿道:“你在这里等我!”说罢,脚下轻点,疾步追了过去。

可喻宝儿哪里有耐心等得住?见易挽寻追过去,她一咬牙也跟了上去。只留那个导购员一脸无奈,刚刚还看得好好的,一眨眼全走了,话也不留一句。

话说那两名窃贼男子正靠在扶梯上,彼此你一句我一句,不时开怀大笑,十分惬意。其中一人忽然瞥见一个少年正快步从四楼而来,似乎目标就是他们二人。当下做贼心虚,对同伴打了一个眼色,二人迅速拨开站在前面的人,借步下楼。

“让一让,谢谢!”易挽寻见两人拔腿便逃,当下也有些着急。站在缓慢下行的扶梯上,分开人群,不觉中手上已经用上了几分力道。前面一个女子不满易挽寻的动作,回头刚要出声说道两句,见易挽寻眉清目秀,面庞俊朗,顿时露出了笑意。可易挽寻那有心思管这些,眼神不离那两人的身影。

易挽寻刚走过,喻宝儿亦重演此幕。众人见这回又是一个水灵灵的大美女,只好纷纷让开。

眼看那两人就要下到一楼,到时候出了商场大门,这车水马龙的,上哪去找?易挽寻冷哼一声,只见他直接从三楼一跃而下,内力运转,顿时身轻如燕,轻飘飘落在了一楼大厅。一时间只听得见商场内惊呼声四起,不少人纷纷走到护栏边缘探头往下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一些人不明所以,出声问道。

“那少年刚刚从三楼飞下去了!”

“飞?拍电影吧?吊了威亚的!”

这一幕恰好也被喻宝儿看见,她怔怔站在原地,一脸不可置信。轻功?不过她也不是平常人,瞬间便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当下心想:这个家伙,还真是深藏不漏呢!

那二人慌忙冲下扶梯,却见易挽寻已经站在他们身前,不由得神色大惊,转头又向二楼逆行而去。这二人倒也敏捷,扶梯下行,他二人逆行而上,脚下也十分稳当,不一会儿,便进到二楼安全楼梯间里。

易挽寻纵身而上,直接飞到二楼,继续追去。

二楼安全楼梯灯光昏暗,易挽寻刚进到楼梯,就听见楼下响起门扇重重关闭的声音。当下脚步不停,奔到一楼,见一张防火门紧紧关实。他摇晃门把,却发现已经关死,当下提气运功,一掌拍在锁头上,只听得一声细微的“咔擦”之声,门芯便已坏死。易挽寻推开门,只见这里已经通向了商场外的小巷道,只是此条巷道乱杂不堪,显然少有人来。

易挽寻左右张望,只见两个男人的背影刚好在巷道转角处消失,当即内力作用在脚下,运步如飞。

二人终究只不过是平常人,虽然在桃源门学了一点微末功夫,可却都用在了偷鸡摸狗之上,哪里逃得过易挽寻的追逐。还未跑出巷子,易挽寻一个纵跃,从他们头顶掠过,落在了二人身前。

二人面色苍白,胸口起伏不定,喘息粗重,想来这一番逃跑也累得不轻。二人相视一眼,眼中都有着一些恐惧。显然,他们二人意识到,这个少年是一个高手。

其中一人硬着头皮道:“我们是桃源门的人,还请……还请……这位少侠高抬贵手,放我们兄弟二人一马。”

易挽寻眉毛一掀,道:“先把钱交出来!”

另一人闻言连忙从口袋中掏出了那位贵妇人的钱包,恭恭敬敬递到易挽寻身前。

易挽寻接过,心中也有怒火,这些人学了一点粗浅的功夫便出来为祸一方,简直是为中华武术蒙羞。他道:“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如果不老实回答,我就废了你们的手脚,再交给公安局。”

两人连连点头,齐声答应。

易挽寻道:“你们桃源门前几天在火车上偷过一个布包袱,里面没什么东西,只有一套衣服和一封信。这件事情你们知道吗?”

二人相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其中一人道:“桃源门虽然是个门派,但是人数众多,还分了很多派系。很多同道我们都认不全……少侠您说的这件事情,我们确实没有听到门内有人说过。”

易挽寻一怔,还分了很多派系?这下他就有些苦恼了,如果真是这样,门人甚至彼此不认识,现在即便是抓了这两个蟊贼,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线索。他心里一动,顺着这人的话问道:“都有些什么派系?”

那人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桃源门古来就有,是个江湖门派,门内也有许多内外家高手。不过传承到今天,祖训都被抛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些顽固不化的家伙……”说到这儿,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措辞不妥,连忙改口,“一些前辈还恪守着祖训,习武济世,不取不义之财,不行不法之道。这些人就属于古宗。但是随着门派人数的增多,也出现了许多不愿意遵守祖训的同道,他们这一派,就是现宗……”

易挽寻接过话道:“就和你们一样对吗?做一些鸡鸣狗盗的勾当。”

说话这人面色尴尬,另一人却不服气道:“本来就是,我们也是靠本领吃饭。那些老顽固说什么劫富济贫,锄强扶弱,面子是挣够了,可是自己活得还不是那个窝囊样?”

易挽寻闻言叹了一口气,所谓志不同不相为谋,便是如此。他想通此处,道:“你们空有一点功夫,却不做好事,那我就替你们祖师爷收回来!”

二人闻言面色大变,那人刚要开口求饶,另一人却惊喜道:“二师兄!救我!”

只见一个白衣青年梳着油光光的头发疾步走来,正是桃源门与古宗对立的现宗二弟子白举义。待白举义走到面前,那人惊喜道:“二师兄,这个小子要废了我们!”

白举义闻言转过头来打量了一番易挽寻,脸上带有一种戏谑的神情,道:“你要废了他们二人?”

易挽寻目不斜视,正色道:“你是他们的二师兄?”

白举义傲然道:“不错!”

易挽寻道:“那你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吗?”

白举义笑道:“我桃源门现宗的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外人来管。”

易挽寻冷道:“如果我今天管定了呢?”

白举义咧嘴道:“那你得问问我的拳头同不同意了!”话音刚落,这白举义脚下便猛地踏地,身形直冲易挽寻而来,快到他身前时,一拳猛然挥出。他的身形虽快,可在易挽寻眼中却十分普通了,不过他有心要试一下桃源门所谓的二师兄,因此并没有用上全部实力。

只见易挽寻抬掌招架,将白举义的拳路格挡在外。白举义一击不成,立时变招,左右齐攻。易挽寻外化境时,本就已经练到巅峰,对于内力的控制精细至分毫,与人交手把握好力道自然是轻而易举。当下便和他拆招还招,眨眼间二人就已经来来回回打了十几个回合。

这一打也就完全摸清了他的底细,内功不过是锻脉境而已,武功招式上更是普通。

以易挽寻至微境的实力对上白举义的锻脉境,足足跨了一个大级别,颇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意思了。

白举义却是越打越心惊,本来他只认为这小子可能会一点外家功夫,因此他那两个废物师弟才如此不堪。但交手之下,他却发现这人深不可测,虽然看起来两人斗了一个五五分,但是他的每一次进攻,对方都能轻易地化解,甚至好几次出手都是从出其不意的角度而来,令他防不胜防。

白举义面色狰狞,心有不甘,体现在拳脚上竟好似癫狂了一般。

易挽寻见他心态不稳,当下轻轻摇了摇头,轻飘飘一掌直向他中门而去。

白举义见易挽寻这一张好似软弱无力,心中大喜,心想拼着受了他这一掌,也要把他打废掉!当即拳头之上灌注了他全部的内力。易挽寻见他这般搏命的打法,心中也是一冷,他居然想废掉自己?原本这一掌确实无甚杀伤力,只不过想击退他而已。当下易挽寻毫不留情,出掌成风,迅疾地拍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这还不算,掌印按在他胸口的那一瞬间,易挽寻收掌成指,点在他腹部之上,一股霸道的真气直冲而入,将他的丹田气海一举粉碎!

内力倾泻而出,白举义如遭雷击,仰天一口鲜血喷出,像一个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在地上擦除长长的痕迹,拳头兀自还紧握着。

从始至终,易挽寻甚至没动过一招一式!最后的出掌也不过是见白举义为人狠毒,临时起了废掉他武功的意思,才随手挥出。

而这一幕恰好被追上前来喻宝儿所看见,她一声惊呼,连忙跑到易挽寻身旁。

“挽寻,这是……啊!白举义?怎么是他?”喻宝儿见一个白衣青年躺在地上痛苦呻吟,还没出上几口气,一歪头便昏死了过去。待得看清真容时,喻宝儿不由得惊呼出声。

易挽寻道:“白举义?宝儿,你认识他?”

喻宝儿道:“也是我同学!你把他打伤了?哎呀,没事,和赵凡是一丘之貉,反正也不是个好东西。”

易挽寻笑道:“他们都是桃源门的人。”

那两名小毛贼此时早已呆若木鸡,在他们心目中武功高强的二师兄,居然被这个年轻的小子一掌打飞!这在他们的世界,是完全没有想象过的事情。当下两人扑倒在地,一个劲地磕头求饶。

喻宝儿问道:“你问到线索了吗?”

易挽寻有些沮丧地摇摇头。

喻宝儿安慰道:“没事!你要相信我爷爷,他说有办法,就一定会找到的。”

易挽寻眼睛一亮,想起喻世春也不是一般人,说不定,这件事情只能靠他了。当下点点头。

喻宝儿道:“那这两个人怎么办?”

提起这两人,易挽寻尚有愠色,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只见他两指并拢,手法迅捷地在二人手脚之上各点几下,这二人只感觉到手脚瞬间一阵麻痹,不由得脸色大惊,可由不得他们多想,只见易挽寻一人一掌,打昏过去。

喻宝儿此时对于易挽寻的手段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问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易挽寻道:“我封住了他们的四肢要脉,以后他们就是一个普通人,正常生活可以,再想偷东西可就难了。”

喻宝儿又问道:“那他呢?”她指了指白举义。

易挽寻笑道:“死不了,只是武功废了。”

丹田的气海是内家功夫的核心,气海碎了,白举义此生再无练气的可能!

闻言,喻宝儿也松了一口气,她怕易挽寻冲动之下把他给杀了,那麻烦就大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手机是买不成了,易挽寻和喻宝儿走回商场,恰巧看失主正站在大厅中焦急地左右观望。

不一会儿,一个儒雅地中年男子便走到她身边,两人一阵交谈,那儒雅男子的神色间似乎有些不悦。

易挽寻见状,拉着喻宝儿走上前,道:“你好,这是你的钱包吧?”

那妇人一见易挽寻递上来的钱包,神情大喜,激动道:“啊哟!小兄弟,太谢谢你了!谢谢你帮我找回来!”

儒雅男子见失物找回,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也向易挽寻表达了一番谢意,随即转头对那妇人略微斥责道:“这回要是弄丢了,误了女儿的大事,看你怎么办!”

易挽寻无奈一笑,随即向二人告辞。

待喻宝儿开车载着易挽寻回到别墅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更多精彩: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