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侠第11章在线阅读

来源 :   编辑 :llw   2018-05-15 17:02

于珊绕着钟木转了几圈,美目之中异彩连连,啧啧称奇道......天地有侠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天地有侠更多精彩尽在此,一起来看看吧!

天地有侠第11章在线阅读

《天地有侠》第十一章美女司机

市一中一处花园内。

于珊绕着钟木转了几圈,美目之中异彩连连,啧啧称奇道:“看不出啊,你还藏了一手,扮猪吃老虎呢?来!跟我打一架,让我见识一下你到底有多强!”

钟木一脸苦笑,看了一眼易挽寻,却发现他眼睛瞥向别处,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他无奈道:“大美女,我这才打完一场呢!今天不打了,我要休息,改天……改天再来。”此时他哪里还有半分力气?将易挽寻所注入的真气挥霍一空,他体内早已空空荡荡,连他自己的内力都消散得无影无踪。要是凭借自己的能力,不说打不过褚奇健,对上于珊,也要被揍得脑袋开花。

于珊哼了一声,比了比拳头。

此时褚奇健的右膝仍隐隐作痛,他强忍着痛站起身来,一旁的陈圆圆连忙上前搀扶。褚奇健望着身旁的陈圆圆,脸色激动,道:“圆圆……你……”

陈圆圆道:“你可别多想,以后要是再这样,我真的不理你了。”

褚奇健连忙摇头道:“从明天开始我保证认真复习!”

易挽寻这时走过来道:“褚兄,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的麻烦吗?”

褚奇健面有难色,一时尴尬,难以启齿。陈圆圆却冷笑道:“还不是那个赵凡!看见你和喻宝儿在一起,私底下给你使绊子呢!这个呆子欠了赵家的人情,答应替他摆平麻烦。”

褚奇健道:“圆圆,以后我就和他们赵家扯平了。我和赵凡也说清楚了,这次过后,我们俩清,再也不欠他什么。”

陈圆圆闻言面色好看了许多,哼道:“这样最好,他们家根本就不是好东西。你要是再和他们扯在一起,我看你就真的没救了。”

易挽寻不禁大奇,出言问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情?”

褚奇健面有悲色,于是将来龙去脉和一众人说了。

原来他的父亲因为工伤瘫痪在床,而那家公司的黑心老板翻脸不认账,不肯赔偿。后来几经辗转打听,得知这家公司是赵氏家族企业旗下的一家外包单位,所以找到赵凡,赵凡家出面才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赵凡家还以私人的名义发了一笔抚恤金。

陈圆圆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再听之下,依然忍不住义愤填膺,怒道:“这本来就是他们赵家分内的事情,居然还假惺惺做好人,用这样的手段拉拢你,还不是看中你这两下拳脚功夫。”

易挽寻心道原来如此,确实,褚奇健这一身横练功夫放在一般情况下,可以说是一个极其强力的打手。像于珊这样的柔道高手,在他手下也走不过十招。不过易挽寻却偏偏是个例外,他从小习武,加之天赋异禀,仅仅十六岁,便已达外化境巅峰,以他浑厚的内力和对力量精妙的控制,正面对抗,一招就可以制褚奇健于死地。

褚奇健瓮声道:“钟木兄弟,易兄,我褚某人与你们无冤无仇,还请多多包涵。”

于珊闻言却是噗哧一笑,道:“你这呆子说话也真是有趣。”

易挽寻、钟木都是性情中人,得知前因后果,自然不会计较。易挽寻微笑着没有说话,钟木却是高兴道:“化敌为友最好不过了!”

褚奇健揉了揉膝盖,忽然道:“钟木兄弟,你的内力还真强!刚刚不知道是哪位前辈高手暗中出手,不然我非得重伤不可。”

钟木自知名不副实,面露尴尬,道:“其实是……”话到嘴边,却忽然瞥见易挽寻暗中向他传来一个眼神,忙改口道:“其实……我也是运气好!”

于珊可不相信运气好这种鬼话,钟木有几分本事,可以说她心里最是清楚,平常没少欺负这家伙。难道真是隐藏了实力?她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解释了,只好作罢。

褚奇健当下便要告辞回家,走前和钟木说,如果有先前那位出手相救的前辈的消息,一定要告诉他。

钟木点点头答应,当下陈圆圆扶着褚奇健离开了。而于珊也要先行回家,在挑衅般地瞪了两眼钟木后,翩然而去。花园中就只剩下易挽寻和钟木两人。

钟木一口气没提上来,脚下又是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下好了,用力过猛的后遗症。看来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易挽寻摇头一笑,走到他身后,手掌轻轻抵住他后心,运起一股真气缓缓注入他体内。钟木感觉到身体恢复了力气,站起身来,忽然道:“老大!你教我练功吧!”他看出来,易挽寻比他强上太多,想起自己在于珊手下一点面子也没有,不禁有些期盼。

易挽寻闻言摇头道:“就算我同意,你师父也不会同意吧!武学内功万法同源不同宗,我所学未必适合你。”

钟木想起他爷爷那副凶恶的神情,立时打了一个哆嗦,叹道:“好吧!那我先回家咯,你要回哪里?”易挽寻刚要回答,钟木却是一脸坏笑,续道:“我知道了……明天见咯。”当下径直离去。

易挽寻:“……”

也不明白他到底知道了什么。

喻氏企业大楼位于潇湘市最繁华的地段,能将企业总部盖在这处寸土寸金的地方,足可见喻氏财力的雄厚。事实也如此,虽说整个潇湘省的商业格局以喻、赵、窦三足鼎立,但喻家便独自占据了市场的三分之二。

此时,总部大楼顶层,董事长办公室内。

喻家淳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大半个潇湘市,湘江在脚下流过,昼夜不息。他默然站着,似乎都没有注意到烟头将要烧到手指。

敲门声响起。

“进来。”喻家淳低沉道。他转身看向门口,进来的是追随他近二十年的司机兼保镖,王扬。

“调查得怎么样了?”喻家淳淡淡道,眉宇间带有忧色。

王扬恭敬道:“家主,户口是真的,籍贯在云南大理。只是……”

喻家淳道:“说。”

王扬深吸了一口气,道:“只是在这个易挽寻的户口本上只有他一个人的信息……也就是说他的父母和长辈都不知道来历。”

喻家淳闭上了眼睛,脑中飞速运转。自从今天王扬告诉他,喻宝儿带回了一个叫易挽寻的少年后,他便立马派王扬着手进行调查。他喻家这一代就只有喻宝儿这么一个女儿,无论什么时候都得保证她的万无一失。隐藏在暗处有无数觊觎他喻家企业的人,在商界,只有结果论,没有过程论。阴谋手段,他喻家淳见得太多了。

“他住的地方去过了吗?”

王扬答道:“去过了,只有几幢老房子,没什么特别。倒是……我带回了这个。”

这时,喻家淳才注意到他手中还拿着一个长条形的布包。王扬解开布条,被裹在其中的居然是一柄长剑!如果易挽寻在这里他一定会十分惊讶,因为这把剑正是他以前练功时常用的剑,这次去京城,离开时,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带,最后考虑到不是去打架,所以才放在了家中。

喻家淳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道:“武林中人?”到了喻家淳这个位置,自然可以接触到寻常人所无法接触的层面,现代社会存在武林,他同样知晓。

王扬点点头:“应该是,而且我第一次见那少年时,就隐隐有所感觉,气场强大,是个高手。当时我只是以为出现幻觉了。”

喻家淳听完王扬的话,神情之中颇有些玩味之色:“那你和他相比,高下如何?”

王扬沉思了一下,摇头道:“没交过手,难说。”王扬见喻家淳灭掉烟头,续道:“不过至少可以确定,这个易挽寻暂时对小姐没有恶意,小姐是在回潇湘的火车上偶然与他结识。”

喻家淳点点头:“不过也不可不防,如果发现他对宝儿有什么不轨之心,不用留手!”

王扬凛然道:“是!”

喻家淳不再谈论此事,换了一个话题,叹气道:“最近赵家和窦家的动作越来越大,看来他们已经联手了。不过想吃掉我喻家,不打掉他们几颗獠牙怎么行?”

王扬道:“如果老爷子可以……”刚说到这,喻家淳便狠狠瞪了他一眼,王扬额头见汗,忙道:“属下失言。”

喻家淳摆摆手道:“老一辈人的事情,我们就别去操心了。何况,这是商业竞争,如果他们要玩阴的,我倒也不介意作陪一下。”

……

当易挽寻回到云水洲喻家别墅的时候,天已见黑。别墅内灯火通明,大门张开,似乎在等待着归人。

易挽寻刚进门,喻宝儿就走下楼来,豆豆在其身后屁颠屁颠地尾随着。晚间时候,喻宝儿又改了一身装束,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露肩装,香肩如雪,青丝随意飘散在肩头,更添几分香艳。下身则穿了一条包臀短裙,长腿圆润笔直。整个人看上去曲线玲珑,凹凸有致,明艳动人,不可方物。

易挽寻虽然心地单纯,但也是正直青春期的热血少年,见到喻宝儿这身打扮,不由得心跳加速,脸色微微泛红。

“宝儿……”那个‘姐’字刚要脱口而出,易挽寻想起她之前还特意说,以后不要再叫她姐姐了,当下立时停住,一时脸色有些尴尬。

喻宝儿自然听出来他尚有尾音没出,捂嘴偷笑。她道:“今天怎么样?”

易挽寻自然不会告诉她今天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当下面不改色道:“挺好的,还认识了几个朋友。”他自然是指钟木、于珊以及陈圆圆和褚奇健几人。

喻宝儿调侃道:“这个不用说啦,你魅力那么大,字又写得好,谁都愿意跟你做朋友。”

易挽寻哈哈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对了,有个叫钟木的家伙,你认识了没?好像就是你们三班的。”喻宝儿道。

易挽寻心中暗笑,哪能不认识,还受人所托关照自己呢!当下他也明白了喻宝儿的心思。其实喻宝儿为了不伤他的自尊,并没有直接点出来。只是钟木那小子心直口快,刚见面就说是受了喻宝儿所托。

易挽寻答道:“认识,我们是同桌。他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喻宝儿当下也松了一口气,她就怕易挽寻初来乍到,又是新环境,习惯不了。喻宝儿道:“我们出去逛街吃饭,顺便给你买个手机!”

易挽寻疑惑道:“买手机干什么?”

喻宝儿白了他一眼,道:“买手机方便联系啊!这么大一个潇湘市,哪天你要是走丢了怎么办?”

易挽寻无奈,当下只得顺着喻宝儿的意思。喻宝儿走到别墅车库,打开仓门,只见一辆雪白色的奥迪R8跑车静静停在那儿。易挽寻对车毫无概念,只觉得这辆车造型美观,此外便不觉得有什么了。

喻宝儿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歪着头道:“会开车吗?”

易挽寻摇摇头,开车?他从小就没碰过这玩意,要是你问他会不会打拳耍剑,他一定当仁不让。

喻宝儿叹了口气,自顾自道:“唉!让本小姐当司机,你还是第一个。”

易挽寻心想确实是这样,虽然只上了一天学,但也知道喻宝儿在学校里是什么地位,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她赴汤蹈火。当下他认真道:“荣幸,辛苦你了。”

喻宝儿:“……”

更多精彩: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