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侠第10章在线阅读

来源 :   编辑 :llw   2018-05-14 16:56

三班的人早已走得差不多,毕竟当事人一方有自己班上的人......天地有侠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天地有侠更多精彩尽在此,一起来看看吧!

天地有侠第10章在线阅读

《天地有侠》第十章一指点春

三班的人早已走得差不多,毕竟当事人一方有自己班上的人,于珊已经先行去抢占观战位置,虽然不怎么看好钟木,但至少在气势上不能先输一筹。

班级里只剩易挽寻、钟木以及陈圆圆三人。

陈圆圆望着两人道:“你们一定要打吗?”

钟木苦笑道:“不是我一定要打!不过看起来,这事儿除了打一架好像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陈圆圆叹了一口气,道:“真搞不懂你们男生,为什么非得要靠打架来解决问题。”说完,她就先行离开教室。其实她夹在两方中间也十分纠结,一边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一边是……无论哪一方输了甚至因此受伤,都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钟木见陈圆圆离开,忽然正经道:“兄弟,你和宝儿姐到底什么关系?不能让我白白挨这一顿揍啊!”

易挽寻诚恳道:“真的只是朋友。”

钟木狐疑道:“你不喜欢她?或者,她不喜欢你?”

易挽寻一怔,喜欢?谈不上吧。他摇摇头。

钟木唉声叹气道:“唉!算啦,只能期望那蛮子突然手脚抽筋了。”

易挽寻忽然笑道:“钟木兄,你的内功境界才修炼到锻脉境吧?”

钟木闻言浑身一震,只见他一脸不可思议,张大了嘴巴,半响才吐出几个字:“你……你……怎么知道?你……也……是?”

易挽寻一笑,却不回答。只见他双指并拢,一时间白光闪烁,指影纷飞,连点之下就将钟木定住不动。钟木只觉得全身上下好像被一种无形之力所压制,四肢就已完全不受他控制。他猛然想起,爷爷曾告诉他武林中有一门点穴神技,施法之人对于人体周身的大小穴位,无一不精。只需用内力点住穴道,便可制敌于无形之中。

其实这点穴之法也并没有像钟木爷爷所说的那么夸张,因为两者对阵,不会毫无戒备的将自己的大穴暴露在敌人的攻击范围之下。而易挽寻之所以能如此轻易地定住钟木,主要还是在于钟木对易挽寻没有任何心理上的防备,更没想到易挽寻身具武功,甚至远远在他之上。

只听得易挽寻道:“钟木兄,我暂时以点穴之法护住了你的任督二脉。因为接下来我会将一股真气打入到你的丹田,防止它在你身体内游走时,误伤经脉。它会暂时提升你的力量,足以帮助你战胜褚奇健。”

钟木心神大震,他来不及过多思考。只见易挽寻凝眉含目,一股雄浑磅礴的气势自他体内而出,一时间他的身体上泛起莹莹白光,如霜如玉。钟木受易挽寻身上的气势所影响,不禁呼吸一窒。

易挽寻体内真气澎湃,经他的调动,如江河一般流入他的左臂之中。只见他提掌拍来,轻轻印在了钟木胸口的膻中穴之上。

钟木只觉得一股温热的力量从他的胸口源源不断地涌入,经膻中穴往上至天突,往下到任脉,再游走一圈回归丹田。顿时浑身上下无一不被一股温暖的感觉所包裹,他不禁闭上眼睛,全身心地投入来感受这一切变化。

易挽寻因修习天玄九相诀,内力平和中正,可霸道无匹,亦可温软如玉。此时他以最温和的手段将真气打入钟木体内,自然对他的身体毫无损害。何况他事先已用真气封住钟木的大脉大穴,防止真气误流。

待感受到钟木的丹田已经接近饱和,易挽寻收掌而立,运功调息,口诀运行了一个小周天,真气便平定了下来。钟木的丹田容量不过他身体内真气总和的十分之一,因此这一番传功,对他的损耗也非常有限。

钟木猛然睁开了眼睛,只见一道白芒一闪而逝。此时他的精气神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之前完全不同。他感受着此时充满全身的力量,不禁颤道:“原来你……”

易挽寻摇摇头,示意他不可声张,道:“钟木兄,还请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钟木重重点头,脸红道:“我之前还大言不惭地说要罩着你,看来我是班门弄斧啦!宝儿姐也不知道吗?”

易挽寻摇头答道:“不知道。”

钟木此时已经十分兴奋,他只握紧拳头便感觉到自己身体内蕴含着一股可怕的力量,几欲要汹涌而出。对于战胜褚奇健,他有了十成的把握,甚至可以打得无比漂亮。易挽寻见他这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我看那褚奇健一身横练外功,既然如此,就一定有罩门所在。你只需点中他的罩门,他基本就没有战斗力了。”

钟木此时哪里还听得进,他满脑子都在想这一战要怎样赢得漂亮,既挫了褚奇健,又能让于珊那个臭娘们刮目相看。当即他便拉起易挽寻下楼,往操场而去。

两人这边总共用时不过十分钟,操场那边却已是人头济济,沸反盈天。三班在于珊的带领下,占据了一个十分不错的位置,其他人则沿着操场跑道围了一圈。

褚奇健一个人独自在场内打着篮球,他体格高大,打球风格也十分刚猛,不时一些简单的扣篮动作,引得人群里一阵喝彩。他倒不是存心要耍酷,只是因为他瞥见了陈圆圆也在三班的方阵之中。

“钟木和那易挽寻怎么还不来?不是怯战了吧?”这时人群中爆发出议论声。

“太没种了!”有人不屑道。

“来来来!开盘押宝了啊。褚奇健对阵钟木,赔率一比十。”另一边,一个神情猥琐的男子居然赌了起来。

“谁一谁十?”有人问道。

男子答:“自然是褚奇健一,钟木十了。难道你认为就凭钟木那小子能打过褚奇健?”

众人一阵哄笑,当下就有不少人上前投注。

于珊一张俏脸满是怒色,只见她走过去,道:“我押钟木胜,一千块!”

顿时周遭人群一片喧哗,对于高三的学生党而言,一千块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那男子满脸狐疑:“真的?拿钱来。”

于珊寒声道:“难道我于珊还会骗你?”

那男子拍手道:“好!大家听好了,于珊大美女押宝钟木,一千块!”

于珊冷哼了一声,转头就走。倒也不是因为生气冲动,她也不知道为何,冥冥中有一种感觉,好像钟木真的会赢。

就在这时,有人喊道:“来了!他们来了!”

一时之间,原本喧闹的操场霎时安静了下来。只见易挽寻和钟木二人从花园中穿过,直奔操场而来!到了操场,钟木站在篮球场上立定不动,而易挽寻则走向3班的方阵。

褚奇健也看到两人到场,只见他接过从框中掉落的篮球,扬手便朝钟木扔去。篮球在空中急速旋转,隐隐有破风之声。众人无不骇然,只道这褚奇健居然如此大力。

钟木却好似闲庭信步一般,神色从容,丝毫没有紧迫之感。只见他右手画圆,那旋转的篮球便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牵引,速度瞬间减了下来,钟木竖起一根手指,篮球便停在他的指尖旋转。一般人无法看见什么特殊之处,但易挽寻却可以看到,他的右手表面附着了一层蒙蒙的白光,那是他运用真气卸去篮球所附带的冲击力。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喝彩!显然从这短短的交手来看,钟木似乎已经略胜了一筹。

“怎么突然就变强了?”

于珊坐在三班方阵最前头,美目之中满是不可置信,就拿褚奇健这一手来说,她不可能接得下,更别说像钟木这般游刃有余。她偏头看向身旁的易挽寻,若有所思。易挽寻却是一笑,示意她继续往下看。

当下她心中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她不禁想:钟木真的会赢吗?

篮球场上,褚奇健沉声道:“你很强!”

钟木意气风发,哈哈大笑:“一般一般。”

褚奇健道:“但是,我必须要打败你!”只见他一声怒吼,大步朝钟木奔来,每一脚踩在水泥地上,皆震起了一些扬尘。

围观人群看着不由得纷纷吸了一口冷气,相视之下,发现对方眼中都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潜台词都是:这还是人吗?

褚奇健身疾势沉,如蛮牛一般向钟木撞来。只见他出拳如虎,风声乍起。

钟木自从得到易挽寻的真气相助,耳清目明,世界仿佛变得更加清晰,他人的动作也仿佛比平常更慢了一个节拍,因此褚奇健的动作甚至他脸上每一个微小的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见他出拳冲来,钟木有心要正面大胜褚奇健,不闪不避,运转体内真气,抬掌拍去。

众人见他这番举动,顿时都明白了他居然要正面相抗。众人心想:难道直接就要一招分胜负?

似乎已经想到钟木的下场,于珊一声惊呼,以手掩面,不忍再看,而陈圆圆也是面露焦急之色。

“砰!”随着一声闷响。

两人终于拳掌相交,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钟木并没有预想中被褚奇健一拳击飞,反而是褚奇健蹭蹭退了五六步才稳住身形。

钟木胸膛内一阵气血翻涌,虽然这一招他略显占了上风,但是褚奇健蛮力奇大,反震之下,他也不太好受。而褚奇健虽然退了好几步,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于珊忍不住从指缝间看去,恰好看到这一幕。她不禁喊道:“小子,好样的!”

钟木一脸得意,略微平复了一下气血,便当先发起攻势朝褚奇健而去。褚奇健大喝一声,两人战成一团,只见彼此拳掌相接,一时闷响声四作。

易挽寻凝目看着两人的战圈,在二人拆招架招之下,很快他便发现褚奇健的罩门所在。天宗穴,位于背部右侧上方,肩胛骨之下。钟木只需要在这个穴位上轻轻拍上一掌,褚奇健一身外功便登时瓦解。他有心提醒钟木,但考虑到这是公平比武,此前将一股真气打入他体内已经算是作弊,现在也就更不方便出声了。

随着两人战斗愈剧,彼此眼中都只剩下对方的拳脚。钟木凭借易挽寻注入的雄浑内力,从头至尾都在与褚奇健正面相抗,即便是这样,两人也才战成了一个均势的局面。易挽寻的真气虽强,但是钟木没有运用之法,只能凭借毫不克制的挥霍式打法,这样的方式虽然看起来很精彩,两人有来有回,但实则对钟木非常不利。一旦真气耗尽,钟木将不会是褚奇健的一合之敌。

钟木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拳脚上的攻势更加猛烈,如狂风暴雨一般。

这时,两人忽然各退一步,彼此相视。

钟木道:“一招定胜负!”

褚奇健性子十分豪爽,当下笑道:“好!”

只见钟木站定,双手轻摆,表面平静,体内却已风起云涌。易挽寻所注真气翻江倒海一般,从他的丹田涌出,全部灌于右臂之中。

反观那褚奇健,扎稳马步,身体表面竟隐隐有黄光闪现。易挽寻一见便恍然,心道:一直不知他练的究竟是什么外家功夫,原来是金钟罩铁布衫。只不过从表面光泽来看,易挽寻知他的修为还十分浅,并没有将这门功夫练到高深的境界。

当下易挽寻也有些好奇这些人的家世,一个练内功,一个练外功,这可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接触到的东西。

场上,只见两人同时大喝。钟木挥出右掌,一股肉眼可见的气劲破体而出,隐隐带有白色的光泽。而褚奇健亦伸出双拳,迎掌而去。

“砰!”一声巨响。

钟木因易挽寻真气所助,后劲源源不绝,而褚奇健却余力不济,陷入颓势。易挽寻看得清楚,只见褚奇健身上几乎淡不可见的黄色光罩就要破碎而开。

“不好!”易挽寻大惊。他的真气对于钟木来说,始终是外力,而不是自己的东西。因此根本不懂如何收发和控制,此时他已经奋力一搏,将易挽寻所给的内力倾巢而出,这道缺口一旦打开,便如溃江之堤,一发不可收拾。

褚奇健此时亦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他只觉钟木掌上传来无穷无尽的巨力,而他好似滔天巨浪中一艘飘摇的小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但他退无可退,因为一旦自己主动溃败,那股气劲将直接打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不死也要重伤!

唯一办法,就是钟木能主动收势!

可钟木亦是无法自拔,他同样察觉到两人此时的境况。可他只觉得掌心处好像一个缺口被打开了,属于易挽寻的那股真气便像猛兽一般,奔涌而出。他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眼看褚奇健陷入危机,易挽寻心思如电。运转天玄九相诀,只见他并指点出,一道无形劲气从指端而出,激射而去,正中褚奇健右膝阴陵泉。易挽寻出手如电,极为隐蔽,就连身边的于珊也没有发现他的动作。

褚奇健只觉右膝传来一阵剧痛,当下整条右腿麻痹无力,身形不稳,向右倾倒在地。而钟木掌下失去目标,内力奔涌而去,全部倾泻在褚奇健身后的篮球架上。登时众人听得一阵金石交击般的巨响,偌大一个篮球架应声而倒,将水泥地砸出一片雪白的印记。

而钟木受力不均,身子前扑,跌倒在地。

谁都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众人一片呆立。于珊、陈圆圆盯着场上的两人,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褚奇健勉强地站了起来,想起刚才那一幕,心中也是后怕不已。众人却见他忽然拱手,大声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众人听得褚奇健的话,一头雾水,不知是什么意思。钟木却第一时间想到了易挽寻,一定是他出手,不然刚才任那般场面发展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人群中忽然响起了议论声:“这是武功吗?”顿时便你一言我一语地吵闹起来。

褚奇健没有理会场下看客们的反应,走过去扶起钟木,道:“兄弟,是我输了,多谢手下留情。”

钟木摆摆手,却说不话来。此时他体内空虚,之前那股力量的充盈感消散得干干净净。他大脑一阵眩晕,几欲再次跌倒。

易挽寻耳边听得众人喧哗,低声对于珊道:“我们先走。”当下他步入场内,拉起钟、褚二人,快步离开。于珊和陈圆圆紧随其后。

更多精彩: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