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马里奥奥德赛》画面操作与收集试玩心得 超级马里奥奥德赛好玩吗

编辑 :yyh   2017-11-01 13:51

  《超级马里奥奥德赛》好玩吗?对于玩家来说游戏各方面体验如何,是否还依旧上演着那个永恒的踩蘑菇主题,亦或新增了更加特别的玩法呢?今天小编带来《超级马里奥奥德赛》画面操作与收集试玩心得,让下文来告诉你答案吧。

异世界在此刻交融

老祖游戏

  玩家们对马里奥的一致印象一直是那个吃蘑菇长个、吃花打子弹的水管工。而《奥德赛》的世界则融汇了各种人文风情,有高楼林立的都市,有墨西哥风格的沙漠,也有奇幻的水世界,甚至还有很多复古的2D横版关卡,我们就只管当这是天才制作人脑子一热,竟然把所有能用的题材一股脑得融汇到了一个游戏之中,然而它们却在此刻完美的交融在一起,在马里奥的世界里,一切都显得合情合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世界一多、风格一变,就容易乱,但别忘了这个家伙可是马里奥啊,即使是乱七八糟的题材,当马里奥大叔一出现,一切又变得平滑自然,没有突兀的感觉。游戏的每一个世界都让人充满新鲜感,再配合上马里奥系列经典的跑跳操作和流畅的手感,玩家们只管张开手脚大肆去挥洒探索精神就好了。

帽子才是本体

老祖游戏

  在动作方面,本作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小伙伴:帽子凯皮。配合自己的帽子,马里奥可以做出更加灵活的攻击,甚至可以进行二段跳跃。不仅如此,本作核心的动作系统是帽子附身能力,将帽子给予敌人后,马里奥将会附到其身上,可以帮助我们通过一道道难关,或是解开谜题。

  帽子的使用非常方便,完美的运用到了NS体感部分的操作,当然即使玩家不使用体感进行游戏,一样可以欢快的玩耍。提到帽子,不得不说的是本地合作模式,你甚至可以把手柄一分为二来和伙伴们一起享受这个游戏的乐趣,让他去操作马里奥大叔,而你来操作帽子,两个人磕磕绊绊的一路行进,互相坑对方为猪队友,那可别提有多欢乐了!

合理的难度设定

老祖游戏

  如果让我向任何人介绍《奥德赛》,哪怕她是个游戏小白,我也会说,你快来试试吧!这个游戏真的没有门槛。游戏的难度设定极为舒服,我甚至不敢想游戏制作者是怎样寻求到的这种平衡,对于休闲玩家来说可以选择带指引的新手玩法,不仅拥有更多的血量,摔落悬崖也不会判定死亡;而去掉指引的普通模式则更加鼓励玩家的探索精神,虽然血量更少,但屡次失败后会在一些地方给予玩家特别的能力。可以说,这个游戏虽然开放,但没有任何一处主要内容会让玩家因为卡关而头疼。

  在后期或者说二周目(因为玩家可以随时选择回到之前的关卡),支线的收集品是大家的主要目标。《奥德赛》对于收集品有着非常人性化的内部攻略可以使用,游戏本身的攻略做的已经非常不错了,尽管有时候你会对一些隐藏的物品感到头痛,但反复琢磨、研究、探索之后,那种“终于有了”的成就感,会让你兴奋的难以言表,而我要告诉你的是,在这个游戏中,这样的瞬间还会出现不止百次!

老任出中文了

老祖游戏

  与游戏本身的评价无关,对于国内玩家来说,中文化一直都是来自内心的夙愿,随着老任逐渐重视国内市场,越来越多的游戏都有了中文,当然也包括今天的主角。可能很多人觉得中文对于马里奥类游戏来说无所谓,但这可是开放世界的《奥德赛》啊,它比正常的《马里奥》类作品更增添了一些剧情以及解谜的部分,所以中文的加入还是极大化的解决了国内玩家在剧情及文字理解上的问题,这一点对于国内玩家而言不得不说是一个绝对的加分项。

好奇心,是童年最宝贵的财富

  从初代马里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30多年,当初的小孩子们也都变成了如今的中青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家的好奇心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强烈。然而,任天堂通过马里奥系列游戏传达给大家一个信息——不管你的年龄有多大,在这里,你能找回小时候的好奇心。

  在《奥德赛》中有数百个月亮和紫币分布在整个世界中,很多隐藏要素都藏在想象不到的地方。每当你的心里产生了“这个砖块下面会不会有东西呢”之类的好奇心时,你只需要大胆地去尝试就好,任天堂会用一个个月亮、紫币、金币等要素向你传达正面的反馈——“恭喜你,你的好奇心得到了回报,这个物品奖励给你!”这就是任天堂对我们保持童心的一种鼓励。

老祖游戏

  在游戏中除了主线之外,设计师并没有为玩家设定一个固定路线、玩法等等内容,在这款时隔多年的箱庭类马里奥游戏中,你只需要尽情探索就好。有时当我用尽各种操作来到了一些看似平常人不可能到达的地方,然而会发现在那里等待我的是一个个金币,《奥德赛》的设计师考虑到了非常全面的可能性,只有你做不到的,没有他们想不到的玩法。

总结

老祖游戏

  只能先夸这么多了,再夸就要剧透了。硬要从鸡蛋里挑骨头的话,我只能说这一作对深海恐惧症和恐高症的玩家不太友好(笑)。讲道理,游戏通关花了8小时,全程无尿点,全是在惊喜与欢笑声中度过的,而必然的是,我还会在它的隐藏元素中花上同样惊喜与欢笑的数十个小时,这样一款游戏,满分又有何不妥呢?